首页 席先生是宠凄控 下章
第41章
周四, 除大四考研的学生, 医学院其他学生都开始陆陆续续放寒假了。

 放假前一周的周末, 沈慕笙回公寓,她想和阿姨学做几道菜,给席叔叔吃。

 沈慕笙在舅舅家的时候, 学过做饭做菜。

 普通的家常菜她完全没问题。

 但是要好吃一点, 香味俱全的那种, 她就差点火候。

 好在阿姨很会做菜。

 所以一回公寓, 沈慕笙就着阿姨带她做菜。

 阿姨自然没意见, 从厨房拎个小菜蓝,和她一起去公寓附近的超市买菜。

 自圣诞节那天下雪后,城内的温度一下就降了好几度。

 沈慕笙怕冷, 裹了一身厚厚的呢大衣, 再戴个内里都是绒球帽,挽着阿姨的胳膊,和她一起去超市买菜。

 到了超市, 阿姨从旁边推个小车过来,将小菜蓝放到上面,语气有些小兴奋地问:“沈小姐, 席先生今晚真的会来咱们公寓吃饭吗?”

 “嗯,要来的。”她早上就给他发信息了,邀请他晚上来公寓吃晚饭的。

 他答应了。

 “那你知道席先生喜欢吃什么?”席先生安顿沈小姐这将近一年的时间内,除了偶尔过来坐坐看看她,从没留下来和她们吃过一顿饭。

 她真的不晓得席先生喜欢吃什么?

 有什么特别想吃的?

 “鱼汤。”她自己也不知道席叔叔爱吃什么?

 所以问了, 席叔叔只说是她做的他都会吃。

 她觉得这样不够诚意,着他问。

 最后拗不过她,他就给她回来一句:“鱼汤”

 “没说哪种鱼吗?”

 “没有,他说随便的。”

 阿姨点点头,指指前方的生鲜区,说:“像席先生这种理万机,生意做那么大的男人,平常肯定会熬夜,我给他做点粉皮生鱼汤,能够舒筋活络,益气和血,缓解熬夜的疲劳。”

 沈慕笙现在学医,对这种药补没什么意见,但要说能舒筋活络缓解疲劳之类的好像有点夸大吧?

 不过,这种鱼汤她自己都没喝过。

 既然是阿姨拿手的,她一会就跟着学好了。

 “我们再买点菌菇、牛、猪排和虾类,外加一些时令蔬菜差不多了。”阿姨在生鲜区看过一圈,开始对沈慕笙报菜单。

 沈慕笙一一记着“那我去拿。”

 “类我比较在行,我去挑类和海鲜,你去那边蔬菜区买一些咱们平时常吃的蔬菜就行,这样咱们可以节约时间。”

 “好。”

 分工明确后,两人分头行动。

 阿姨继续在生鲜区挑食材,沈慕笙则去另一旁的蔬菜区选购。

 现在的蔬菜都是大棚种植,哪怕冬天,品种还是很丰富。

 沈慕笙弯着在摆放了一盒子西红柿的框架边,很认真地开始挑选。

 挑了几个,身侧一个陌生的声音就传来:“沈慕笙,好久不见。”

 沈慕笙转过脸,就看到一张半陌生半熟悉,脸型清瘦但透着一股狠劲的脸挡在自己面前“你是…?”

 “我找过你,忘了吗?”穿着一身便装的傅艇很有耐心地和她解释:“你高三的时候,我给过你一张名片,我和你说过:如果你对你爸爸的事,感兴趣,可以来找我,想起来没?”

 是他。

 沈慕笙终于想起来,但也没有放下警惕,和他保持一点距离,顿了顿,说:“我爸爸有什么事?”她爸妈都是因为破产,自杀。

 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想说什么?

 傅艇不急跟她聊她爸爸的事,转而一笑,故意问道:“听说你最近和我们大名鼎鼎的席总走得很近?”

 沈慕笙拧拧眉,并不想回答他这个问题。

 甚至隐隐觉得这个自动找上门的男人,有点奇怪。

 她虽然还没出社会,但也没有特别笨到会被人牵着鼻子走。

 尤其这个人好好的提她爸爸的事,却非要再扯席叔叔?

 “不好意思,如果你要讲我爸爸的事,请您说,如果是其他人,我不认识也不想和你聊。”

 傅艇倒没发现沈汌女儿这么护着席峻?

 眼底一笑,目光打量起沈慕笙,驼的呢大衣,白色的低领衣,出一对精致又秀气的锁骨,藏在球帽下的那张精致脸蛋,早已褪去少女的模样,柔媚却不俗。

 明明高三那会还青涩的模样。

 一晃一年过去,出落得越来越有女人味。

 让男人看了望。

 傅艇再次不着痕迹地笑笑,到底被席峻勾到手了,调-教的这么好了?

 角扯扯,带出一个似笑非笑地弧度“不提别人也行,我就告诉你一句话,你爸爸当年破产的案子是席家人负责的,你想知道这里面的详情可以问问我们席总,他也是知情者,当然他要是不愿意说实话,我会全部告诉你。”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呢?”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突然找她来说爸爸的事,换做谁都会保持怀疑。

 傅艇慢悠悠道:“你若是不信,我也没办法,我只是出于你爸爸朋友的关系,关心你一下,免得你进了狼窝,被狼吃都不知道。”说罢,傅艇也不多留,他来找沈慕笙无非就这么点事。

 傅艇离开,沈慕笙捏着一只西红柿站在原地不动了。

 她爸爸破产的事为什么会牵涉席家呢?

 她是知道席叔叔的爸爸是检察院的院长。

 之前和他爸爸关系也很好的。

 就算出事了,席叔叔也没嫌弃她。

 还收留她,帮她。

 所以…她爸爸的事和席叔叔家有关又怎么了?

 难不成席伯伯还会害她爸爸不成?

 沈慕笙不愿意去想,她怕想了,自己会难过。

 席叔叔对她那么好的。

 “沈小姐,你怎么了?”过了好一会,在生鲜区挑完食材的阿姨,推着一车战利品过来,看见沈慕笙捏着西红柿就那么站在货架旁,一副发呆的样子,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沈慕笙把西红柿放到阿姨推过来的小车篮内,撇过脸继续挑蔬菜。

 阿姨站在她背后,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明明刚才还好好的,现在怎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了?

 回公寓的路上,阿姨和她聊等会做哪些菜,沈慕笙都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

 完全没走心。

 阿姨想问,但想想在超市的时候,都问过一遍了,现在再问,估计她也不会说?

 便噎回肚里,一会等席先生过来再说。

 筹备晚餐,沈慕笙还是很认真,但明显话不多了。

 阿姨让她做什么,她就做。

 炒完菜,炖完汤,把菜端到桌上,沈慕笙坐在桌前等席峻过来,阿姨又忙前忙后去厨房准备饭后的水果,席先生几百年才肯来这里吃一顿晚饭。

 阿姨肯定想表现好一些。

 这大半年,席先生并没有因为沈小姐搬去大学宿舍住了,就把她辞退,反而留着她在公寓住着,等沈小姐周末回来,继续照顾她。

 这份工作比起她之前做过的那些家政,轻松又不累。

 报酬还高。

 她打心眼里要谢谢席先生了。

 …

 晚上6点半左右,席峻就过来了。

 他一向不会这么早吃晚饭,但为了吃沈慕笙亲手为他准备的晚饭,特意推掉晚上所有应酬过来这里。

 进屋,换了拖鞋,客厅灯影下,那抹坐在饭桌前,托腮等他的纤细身影,安静又美好。

 让他不自主瞳孔缩了缩,某种安宁的感觉瞬间充斥整颗心脏。

 灯火,一个等他的人,一桌温馨的家常便饭。

 席峻忽然觉得,家应该就是这样吧?

 “等很久了吗?”碍于阿姨在场,席峻没有很骨地去搂坐在桌前的人,而是微笑着,在她身侧的椅子上坐下来。

 “没有,就一会会。”沈慕笙抬头,眼神有点涣,起身“我去给你盛饭。”

 她刚刚正在为下午去菜场碰上那个男人的事发呆,都没留神他进来了。

 席峻拉住她,带点薄茧的手指顺势在她掌心轻轻一带,暗示她乖乖坐着“让阿姨去吧。”

 沈慕笙怕被阿姨发现,一下就从他手里缩回去,现在他们的关系,也就他们两个自己知道。

 虽然学校同学都知道她有男朋友。

 但因为她嘴巴很严实,席峻来找她又没被他们发现,所以大家都不知道她交往的对象就是最近风头很盛的席总。

 阿姨忙着看几乎本来吃晚饭的男人,根本没在意他们的小动作,将一碗鱼汤端上来后,很殷勤地去给他们两个人盛饭。

 席间,有阿姨这个第三者,两个人吃得很规矩。

 吃完散场,阿姨特意找席先生聊天,要感谢他不把她辞退。

 沈慕笙因为白天的事,心里有点想法,但又怕问,想暂时避开席峻,便借口去浴室给猫洗澡,先躲了。

 只是公寓就这么大,而且还是他的。

 她躲避也没用。

 抱着洗得漉漉的猫坐到卧室靠的那块白色绒地毯上,开始拿吹风机给它吹干发。

 席峻和阿姨聊完,进来,顺势就把卧室的门反锁了。

 沈慕笙知道他进来,依旧低着脑袋很认真给猫吹干水珠,她不知道自己要不要问?

 一边是已故的爸爸,一边是对她那么好的席叔叔。

 她不想因为一个陌生人就去胡乱怀疑席叔叔…但是…

 如果不问…是不是表示她不孝?

 连爸爸的事都不愿意去关心?

 “怎么了?”席峻在她身边坐下来,从她手里抱过吹了半干的橘猫,继续替它吹干。

 “没怎么。”沈慕笙回着,有些心不在焉“席叔叔…你要不要喝水?我给倒?”

 席峻关了手里的吹风机,将猫放到地毯上“不用了。”

 沈慕笙却还是起身,要去给他倒水。

 席峻看着她故意避开他,眸顿时就沉沉,刚刚和阿姨聊天,阿姨无意中就提了一句,她在超市买菜后,有点不太对劲。

 好像突然就有了心事。

 沈慕笙一向很乖,有什么事都会跟他说。

 但今天不同。

 她好像不想和他待一块?

 席峻觉得问题有点严重,他其实怕她是不是不愿意和他谈了?

 毕竟沈慕笙年龄比他小那么多,这个年龄段的女孩,身边围绕一群和她同龄的男生。

 那些男生虽然没有他这么成功有钱。

 但比他有朝气。

 所以…

 想到这,席峻起身,走到正站在柜子旁倒水的人身后,从她背后将她抱住,坚实的身躯抵住她柔软的身体,将她严实地控于柜子和他之间,低头,问道:“今天到底怎么了?”

 沈慕笙还是第一次被席峻这样坚实的在柜子上,身体灼热,手里倒了半杯温水的玻璃杯差点掉下来,拿稳后,转过身,看向同样看着自己的男人。

 本来不想问,最终熬不过他看她时的样子。

 全盘托出:“今天有个叫傅艇的人找我,他说我爸爸的事和你们家有关,我…觉得你那么好…我不想误会你…然后我就心里觉得难过了…”
上章 席先生是宠凄控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