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席先生是宠凄控 下章
第40章
这一句, 轻轻落落带着暧昧又滚烫的呼吸。

 在近在咫尺的距离内, 慢慢拂进她微颤的内, 齿间的呼吸彻底被灼得彻底了节奏。

 被半拉下羽绒服盖住的小脸,在昏暗中如同喝醉一般,烫人异常。

 渐渐被他迫而下气息得无比无措地身体紧紧贴靠在后背冰凉的墙壁上。

 水深火热…这一刻, 沈慕笙脑袋里只蹦出这么一句成语来形容她此时此秒的感受。

 “席…席叔叔…”启, 声音又细又抖。

 仿佛沾了水的果冻糖, 一捏就碎。

 却也惑的眼前的男人, 不再控制, 低下脸,用薄薄的含住她的软软绵绵的瓣,怕她害怕躲开, 先是轻轻的, 一点点慢慢她那两瓣如果般的甜美。

 等润了,再用极低的声音哄她:“把嘴张开。”

 如果说,就刚才那样简单地让席叔叔的亲吻她的, 沈慕笙都觉得浑身虚软,好像被什么走灵魂一般,现在又让她把嘴巴张开。

 她只觉得脑袋里开始嗡嗡作响。

 垂下的卷卷睫随着从内溢出的呼吸不断地变重, 变颤。

 “乖,我不会疼你的。”沈慕笙生硬地抿着,身体又在抖,他就知道她真的什么都不懂。

 修长的手指,轻柔地捧住她的脸, 极尽温柔地哄她。

 从两人边溢出的呼吸更烫了,烫的沈慕笙颤动着睫,在脑袋眩晕里,乖乖张开瓣,粉粉的舌尖本能地刚探出一点点。

 触碰到席峻薄薄又温热的,下意识就要缩回去。

 结果没来得及缩回去,舌尖处被他含住,从轻柔地卷裹到下一秒强势地进攻,混着独属他的清冽又好闻的气息,搅动的齿间一阵软酥麻。

 沈慕笙此前从没接过吻,这个吻,绵的让她仿佛触电一般。

 从头到尾,毫无抵抗力。

 原本搁在腿侧的手,直接就紧紧抓住了席峻际两侧的大衣。

 抓的紧,把他的大衣都出了层层叠叠的褶皱。

 这一秒,沈慕笙终于知道陈果儿跟她说过的接吻到底有美好?

 简直可以让你飘在云端。

 席峻也尝得如痴如醉,沈慕笙的美好现在才知道。

 像挂在樱花树上的一滴滴混着柔花瓣味道的娇

 甘美,甜津。

 罢不能。

 席峻一向是有自控力的男人,但初尝美好,他还是失控了,小小粉粉的舌尖已经无法足他,从瓣挪开,慢慢亲吻到她耳垂。

 沈慕笙从没被任何人亲吻耳垂,那种软软,比刚才接吻还强烈的感觉瞬间就如水向她涌来,包括不太适应也一起袭来。

 本能地她就憋红着脸蛋,咬着被他刚才亲得有点肿的,轻轻溢了一声单薄的音节:“席叔叔…好…别亲了…”说完,缩着脖子,小脸偏开他,要躲了。

 席峻感觉到她在躲,意识到自己刚才又急了?

 便没再继续亲她的耳垂。

 却也没马上挪开,而是很宠溺地亲亲她发烫的右脸颊,随后在她耳边低声说:“以后,私下里可以叫我老公。”

 吻都接了,以后再叫席叔叔,已经很生分了。

 沈慕笙的心脏顿时漏了个节拍。

 眨着水润的大眼一动不动看着他,席叔叔想要做她的老公吗?

 可是她觉得自己各方面都配不上席叔叔。

 做男朋友对她来说,已经算是天上掉馅饼的美事了。

 “知道了吗?”看她傻傻呆呆一副懵懵的软软模样,席峻心里总觉得有种说出不来的成就感和足感。

 就好像,他的老婆,以后将会由他一手出来一样的足。

 事实,以后沈慕笙的所有未来都是由他来宠护。

 沈慕笙不好意思回答,只乖乖地点点头。

 席叔叔喜欢听的话,她以后就在私下叫他老公。

 从通道出来,回家路上。

 路面已经积出了一层薄薄的雪,头顶还有雪花不断地往下飘落,在路旁的树枝,层层累累。

 沈慕笙一步一脚,深深浅浅踩在这些积雪上。

 从头顶飘落的雪花零星打在她依旧滚烫的脸上,凉凉,慢慢让她的皮肤归于镇静。

 但心里的小涟漪包括瓣上残留的余温,是不可能马上消失的。

 重新把羽绒服的帽子盖好,将两只手伸进自己羽绒服口袋和身旁的男人一起并肩往停车场去取车。

 走了几步,席峻把手伸来,直接从她口袋里将她的手抓出来,到他大衣口袋,由他的手捂着,带她一起继续往前走。

 月影开始斜梳,路边灯火开始晃动。

 雪花飘落的更多了。

 被他捂在口袋的手,暖的如水,沈慕笙顿时侧过脸看向身旁的男人,她想她一定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才能遇到他这么好的人?

 轻微地对凉凉的空气,吐一圈白雾,随后在有雪花飘落的更多时,忽然间就像其他恋爱中的小女生一样,主动地扯扯他大衣内干净的白衬衫,用甜甜糯糯地声音对他说:“席叔叔,我想现在去喝一杯茶,好不好呢?”

 或许有了这个吻,她不想再对他那么避讳或者隔着距离。

 她想真真正正,好好的去喜欢席叔叔。

 难得,他的小丫头开窍跟他撒娇了,席峻角自觉上扬,将她拉拉近自己,语气配合她,很宠地说:“喝茶之前,是不是应该换个称呼?”

 沈慕笙先是脸一红,随后眼睛弯弯,踮踮脚尖,努力够到他耳边,用细细软软地声音略带结巴地说:“老…公,我想喝茶。”老公,沈慕笙第一次叫。

 依着她的子。

 肯定叫的不顺口。

 果然,是不顺口。

 但席峻已经很满意了,抬手刮刮她小巧的鼻尖,说:“再叫一遍来听听,要连起来。”

 沈慕笙耳尖唰就红了。

 席叔叔摆明了就是故意的嘛!

 她不想叫了。

 收回踮起的脚尖,糯糯说:“今天不想叫…”

 “那还喝不喝茶?”席峻捂着她软软的手,逗她。

 “那我不叫你,你不给我喝吗?”沈慕笙仰起脸,在雪花纷飞里,故意带点小委屈般地问他。

 女孩仰起的脸,洁白透粉,在漫天雪花里,让席峻看得怔怔,微微笑道:“给。”顿了顿“不叫的话,那再亲一个?你选吧。”

 沈慕笙愣愣,看着眼前的男人,脸颊再次冒红,席叔叔什么时候变坏了?

 “你选哪个?”

 沈慕笙皱着眉犹豫起来,两个都不好选。

 不过比起亲,那她选前面一个。

 还有些红肿的,很艰难地又不好意思地用蚊子一般细到不能再细的声音喊他一声:“老公。”

 喊完,脸直接发烫。

 席峻却在她脸发烫不好意思里,再度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老公’和‘亲’这两样,他都想要。

 沈慕笙被席叔叔偷亲,先是一愣,很快地她就捂住刚刚被他亲到的地方,一下就揪住他的大衣,埋头到他大衣内,开始假装泣,边泣边抖着肩膀,向席峻哭诉:“席叔叔…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你刚刚骗我…你怎么可以这样坏…”

 席峻被她揪着自己的衣服,蹭在里面那件贴身的白衬衫上哭。

 口明显感觉有点,真以为她哭了。

 连忙说:“对不起,下次,不这样了,别哭了好吗?”

 沈慕笙还‘哭’,死死揪住他的衣服,继续‘控诉’“可是…你刚刚…骗我了…”

 “那你要怎么样才不哭呢?”沈慕笙一哭,他真的束手无策。

 “我要…喝茶…”

 “我现在带你去。”席峻摸摸她抖动的肩膀,哄道:“下次我不偷亲你了,好不好?”

 沈慕笙这才抬起脑袋,仰着脸,对着那个真以为她在哭的男人,微微笑了一下“席叔叔,刚刚也是骗你的。”

 席峻一愣,随即角就浅浅笑了起来。

 他的小慕笙,也懂得耍他了。

 很好。

 以后他要好好‘教训’她。

 …

 看完演唱会回宿舍,时间不早了。

 沈慕笙特意多买了3杯茶带回宿舍给宿舍内其他人。

 到宿舍,还好,大家都没睡,把茶放到桌上,沈慕笙去换衣服,刚拉开柜子,手机响了一下,沈慕笙以为席叔叔发给她的,略带小开心地拿出来看。

 结果打开,上面却是一条陌生的短信:【沈小姐,我是傅艇,明天有空一起吃饭吗?】

 短信发得莫名其妙,而且这个傅艇的名字,沈慕笙很久没听过了,早已忘了。

 快速给他回过去:【不好意思,你是哪位?】

 那边,坐在车内的傅艇,看着这条短信,呵呵两声,沈汌女儿又把他忘了,【你不记得我没关系,明天有空吗?】

 沈慕笙觉得这人很奇怪,但她还是很礼貌地回拒了:【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请你不要再发我信息。】发完,把手机收起来,开始换衣服。

 那边,车内的傅艇看着沈慕笙回来的信息,狭长的眼眸顿时就在车厢暗光里迸了点厉

 约不上,他就亲自上学校找她。

 按按车子启动按钮,拨一下方向盘,瞬间,车子消失在夜里。
上章 席先生是宠凄控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