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席先生是宠凄控 下章
第38章
“她?”带课老师愣了下, 很狐疑地看看站在远处, 把脑袋偏过去的女学生, 又看看身旁的男人。

 难道他们认识?

 “就是她。”席峻隔着口罩,对他确认。

 带课老师哦了声,开始喊沈慕笙过来前面。

 沈慕笙听到老师喊她, 本能地回了一句:“在。”

 “过来前面。”带课老师朝她招招手。

 沈慕笙不知道老师喊她做什么?捧着一会记录解剖要点的课本, 小跑过去, 到了前面, 一站到那个教授身旁半米开位置, 带课老师就对她说:“沈慕笙,一会你协助我们席教授进行解剖。”

 协助他解剖?沈慕笙皱起了眉。

 她现在连看尸体都不太敢,怎么协助?

 万一她要是晕了或者吐了, 给学校丢脸, 怎么办?

 老师是不是故意的呢?

 “好了,现在,我们开始上课吧。”带课老师安排妥当, 扯扯嗓子,对全班同学说道。

 沈慕笙很想跟老师说能不能换个人?

 换班长也行?

 他胆子肯定比她大的。

 踌躇着准备和老师说换人的事。

 她旁边的男人,突然微微往她这边倾身, 声音潺潺如清水:“沈同学,靠我近一点。”

 他的声音不大还隔着口罩,所以也就足够他们两个能听到。

 沈慕笙当即就转过脸定定看着他,这个声音是她熟悉的音

 刚才老师介绍他的时候,虽然就提了个姓, 但很巧也姓席。

 现在…他的声音又那么熟悉?

 而且他被口罩遮住一大半的脸,跟她记忆里,当年在医院,戴口罩时很相似,但沈慕笙并不敢确定会不会…就是席叔叔?

 万一认错,不是席叔叔。

 尴尬的。

 这个世界,相似的人多。

 “沈同学?”看她盯着他发愣。

 席峻眼尾带起一抹笑意,再次喊她一声。

 “哦…”沈慕笙回神,听话地往他身旁靠近了些。

 “再近一点,好吗?”席峻一边开始戴白色胶手套,一边低声说。

 最后那声‘好吗’声有点离,沈慕笙心口顿时就了一下,两只手紧紧抓住手里的笔记本,眼睛张得圆圆再次看向他。

 再近一点,她就要靠到他身上了!

 而且班上那么多同学都看着呢!

 沈慕笙不敢,就站在不动。

 她现在和他站着的这个距离,已经算很近,很暧昧了。

 底下,左右两边的女同学看见她站那么近,都开始低头窃窃私语起来。

 沈慕笙是绝对不可能再往他身边凑了。

 席峻看她不肯挨着她,知道她还没认出他,没继续逗她,言归正传,开始授课。

 对于医学系大一新生来说,人生第一堂真正意义上的尸体解剖课,是不会让他们动手解剖的。

 而是通过,看尸体,触摸尸体,先了解人体的基本构造,等适应过后,下一次,就是真正的解剖课。

 他一般就带这么两次。

 在正式让学生去触碰尸体前,会有个短暂的默哀仪式。

 医学院的尸体,有一个尊称‘大体老师’,这个称呼是医学界对遗体捐赠者的尊称,也是医学院校解剖课上的“无语良师”

 没有捐赠者,医学的探索就无法前进。

 默哀仪式结束,大家正式开始触碰尸体。

 这具尸体是捐赠者捐来不久,没有像学校其他尸体,捐赠的久,泡在福尔马林,一股地刺鼻味。

 但味道是更接近真正的尸体腐烂味道。

 比刺鼻还要让人反胃。

 班里的男同学胆子都很大,对触碰尸体没有表现出什么抗拒反应,女同学就不行了,只有几个胆子大的无所畏惧,剩下的包括沈慕笙和申莉媛都‘全军覆没’。

 手都没碰到尸体。

 就那么光看着,闻闻那个尸体味道,不过一会,纷纷坚持不了,捂着嘴巴,跑出去吐了。

 沈慕笙也想出去吐,之前在网上反复看解剖视频看似没问题,真正上战场,来碰尸体,她还是不敢。

 憋住气,转个身准备跑出去。

 脚就跨了一小步,她的手就被身旁的男人拉住了。

 一把带到他身边,不准让她跑。

 声音依旧是很好听地清水潺潺:“沈同学,去哪?”

 “教授…我…”沈慕笙这会被尸体的腐臭味熏得只想出去,根本没在意她的手被这位教授在大庭广众之下牢牢抓着。

 “接下来,还需要你的协助。”席峻说的很柔,一点都没像其他老师因为她们胆小而训斥。

 小丫头不是在高三的时候,信誓旦旦和他说,对解剖尸体没问题的吧?

 现在就不敢了?

 “我…我…”沈慕笙突然有点急哭,她真的想吐了呀!

 但她又不好意思说出口。

 班主任发信息给他们的时候,特别代别丢了江科大医学生的脸面。

 她要当面说恶心了,想吐。

 带课老师肯定会告诉班主任。

 沈慕笙从小就是很听老师话的好学生,老师代的事,她不会不做。

 所以现在,她真的要急哭。

 胃里难受,还不能当着这位教授的面说。

 更不能跑出去了。

 怎么办呢?

 “别哭,忍忍,有了第一次,下一次真正解剖的时候就不会这么害怕和难受了。”席峻看她一双眼睛红红,好像要哭了,心里一软,想松手让她出去透口气,但转念一想,现在纵容她,下次的解剖课呢?

 她是不是还要哭了?

 抓着她手的力度稍稍放轻柔,将她带到自己身前,在在场剩余学生面前,用半怀抱的方式,慢慢试探着,用‘强行’地方式让她去碰了尸体的一部分肢体。

 大概真的是第一次碰尸体,哪怕被这位教授手把手带着,去碰,她摸到了那些似软不软的尸体肌组织,下一秒,就不顾身后男人的抓着。

 也不顾什么教授,什么同学,什么老师面前。

 一下就和以前一样,本能就缩进他怀里,揪住他的衣服,开始真的哭起来。

 不是她不想勇敢,是真的没办法…反胃了。

 哭得肩膀一阵动,身体软踏踏,眼泪全蹭席峻的白褂上,沈慕笙还没缓过劲,直到身旁的带课看不下去了,清清嗓子咳咳两声,提示沈慕笙,不要占人家教授的便宜。

 而且她这样‘很丢学校的脸面’。

 席峻是纵容她哭,但也不好在那么多学生面前当众对她做些什么,怕对她有影响。

 只腾出手,任由她蹭在怀里哭。

 哭了一会,沈慕笙终于意识到什么,赶紧抹抹眼泪,从席峻怀里弹开,低着脑袋,开始跟他道歉:“教授…对不起…对不起…”

 “你先出去冷静一下。”旁边,带课老师摇摇头,一副自己学生真不争气的无奈表情,打发她先出去。

 沈慕笙就想出去,有了带课老师的旨意,抱紧手里的笔记本,都不逗留,转身就跑出去了。

 她胃里还是难受死了。

 一口气,跑到走廊外,坐到走廊台阶,开始大口大口气。

 “沈慕笙,你刚刚赚大发了啊!”半路进去围观的申莉媛表情兴奋,完全没有之前反胃呕吐过的难受样,追出来拍拍她的肩膀,说道。

 “什么?”沈慕笙眼眶还是通红,不知道申莉媛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居然抱了学姐们心中的白月光男神,还蹭在他身上,你说是不是赚大发了啊?”申莉媛摸摸下巴,此刻她已经忘了自己刚才看尸体时呕吐的难受,一副投入八卦地抖擞样“老师咋不叫我上去当教授的助手啊?不然我也哭着蹭他怀里。”

 沈慕笙:…

 “你有男朋友。”

 “你不也喜欢的人。”申莉媛哼哼道。

 沈慕笙:…

 随即咬咬自己的嘴,刚刚她又‘太本能’,小时候爸爸把她宠得太软了。

 一遇到事,本能反应就会寻求这种安全感般地‘庇护’。

 包括之前对席叔叔也是那样。

 “我下次不会这样了。”不会这样动不动蹭到陌生人怀里。

 “你还想下次啊?要死啦,哼…我都没抱一下教授呢!”申莉媛说着不由笑起来“我好想看看男神教授口罩后面的脸,到底多帅?”

 沈慕笙:…

 说起来,这个席教授真的让她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希望不是席叔叔…不然她今天这样坍台,肯定会被他笑。

 “嗳,对了,跟你说个事。”申莉媛回头看看走廊没有其他女同学过来,凑到沈慕笙耳边说:“刚刚你出来,我就看到顾湘去教授那边问他拿手机号了。”

 沈慕笙哭得有点肿的眼皮,并不是很感兴趣“哦。”

 “估计会被吃闭门羹,学姐跟我说过,这个教授不会随便搭讪女学生。”申莉媛角勾勾笑。

 “哦。”沈慕笙还是没兴趣,她只想着回头班主任会不会教训她“你说我刚才那样不争气,会不会被班主任说呢?”

 “你怕什么?你没看咱们班又不是你一个见到尸体怕的,我们都跑出去吐了,她不会怪你的,别担心。”

 “嗯。”希望是这样。

 晚些时候,因为这堂课,大部分人都没有食去食堂吃饭。

 沈慕笙也是。

 而且她也忘了要给席叔叔回复关于和他交往的事。

 就缩在自己铺上,捧着一本杂志缓解缓解今天脑袋里那具尸体的画面,翻了两页,手机响了,拿出来,很不巧是席叔叔的。

 沈慕笙看着他发来的信息,先是愣一下,随即意识到什么,丢下手里的杂志书,快速下,光着脚丫,踩进棉拖,去衣柜那边挑衣服。

 席叔叔竟然在他们学校外面等她?

 拉开衣柜,从里面挑了一件白色的轻薄短款羽绒服,下面就套一条带绒的牛仔,穿上短靴,对着镜子照了照,眼睛有点肿怎么办?

 她今天下午哭过,眼睛没恢复。

 要是这样见席叔叔会不会很难看?

 沈慕笙想来想去,从柜子一条厚款的围巾,把自己的脸挡住一大半,这样可以稍稍遮遮。

 妥,下楼。

 踩着落黄昏下,有浅浅光影的灰色路面,跑出校门。

 学校门口不远,席峻的车安静停靠,等她。

 沈慕笙对他的车很熟悉,站在马路对面,心脏不自主紧张起来,深呼吸一口,走过去,拉开副驾驶,上车。

 车内,暖气开的很足,混着她熟悉的檀香味,闻着让她很舒服。

 “席叔叔。”沈慕笙坐定,很温顺地开口叫人。

 但脸没好意思偏过去看他。

 就那么缩在围巾里,看着车前方。

 “吃过饭没?”席峻侧过脸看她,小丫头似乎不敢看她,故意用围巾挡住大半张脸,眼底柔柔。

 “吃…吃了。”其实根本没吃。

 她也不想吃。

 今天看尸体,让她反胃。

 “是吗?”席峻嗓音很温,忽然话题就扯到她今天的课上:“我听说你们今天上解剖课?你还哭鼻子了。”

 席峻不提还好,一提,沈慕笙一吓,本能就侧过脸看他“席叔叔,你怎么知道?”

 席峻只是浅笑,没说话。

 沈慕笙定定看着他,目光从他脸上游弋一遍,余光瞥到他手腕处的那只黑色腕表,这只表很特殊,是定制的,一般人买不到。

 沈慕笙突然想起来…那个席教授也戴了和他一摸一样的同款黑色腕表。

 所以…所以…今天带他们上课的教授是他吗?

 沈慕笙的一颗心有种被提到嗓子眼的紧迫感,一双大眼一动不动看着同样在看她的男人“席叔叔…你不会是…今天带我们班的那个教授吧?”

 “嗯。”席峻没想否认。

 沈慕笙顿时就抿着,眨巴着一双红肿的眼睛不说话了。

 她太丢人了。

 席峻倒没在意她丢人不丢人,他在意的是,她好像见谁都能往人家怀里扑。

 这样很不好。

 他要给她好好上一堂课了。

 不过上课前,他得知道她对他怎么想的?

 于是,松开自己的安全带,身体微微侧过来,笼罩住她,声音低柔又魅惑:“沈慕笙,考虑的怎么样?要不要待在我身边?”

 席峻靠她太近,加上车内空间太狭窄。

 这样一靠近,瞬间就给她一种强大的仄。

 搁在双腿上的手,开始紧张地绞动起来。

 “要不要呢?”像是哄又像是惑,让人听了根本没办法拒绝。

 沈慕笙呼吸一促,眨着眼睛。

 整个人开始发热。
<席先生是宠凄控>
上章 席先生是宠凄控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