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席先生是宠凄控 下章
第37章
原以为的‘教育’变成了让沈慕笙摸不清状况的提问。

 而且他高大的身躯离她太近, 近到她能感觉从他身上传来的隐隐热量。

 一团团, 袭在她周围, 有点窒闷,沈慕笙顿时噎噎喉咙,用不太稳定地声线, 回答他:“非常…好。”

 “那愿不愿意…跟在我身边呢?”席峻已经过了像头小子一样用特别骨的话跟她表达自己的想法的年龄段。

 比如, 我喜欢你, 我爱你之类。

 再过两年他就迈入30岁, 30岁, 他想稳定下来。

 有一个家。

 沈慕笙刚开始没反应过来,皱起眉头,用一副没明白他这话意思的呆萌模样看着他, 直到下一秒, 他再度开口,她那张原本就被里面热气和电影镜头得红彤彤的脸,立马像充了血一般。

 一路从脸颊一直蔓延至耳后。

 “做我女朋友?”这下已经很直白了。

 沈慕笙就算再听不懂也听得清清楚楚, 明明白白。

 可是,席叔叔现在对她表白,是不是太突然了?

 之前一点征兆都没有。

 她一直以为他对她好, 就是看在她爸爸面子上,把她当小辈去照顾。

 明明之前都是她自己在单相思而已,怎么现在…反过来了?

 “席叔叔…你是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呢?”沈慕笙心有余悸盯着他,大气不敢出一声,生怕刚刚他说的话是开玩笑的。

 “我哪次会和你开玩笑呢?”席峻不知道她心思, 这次表白大概是突然了。

 原本他的打算是…陪她渡过这5年的大学时光,等她毕业,进医院了,再考虑追求她。

 但小丫头不等他了。

 她要谈对象。

 他就不等了,对于沈慕笙,他已经有想法把她培养成自己的小子,一辈子宠她,照顾她,不是因为同情她的身世,也不是因为怜悯她无依无靠。

 他自己心里清楚,对现在的沈慕笙,有男女间那种渴望的感觉,

 对于学医的人来说,男女间有感觉,不过是多巴胺作祟。

 有时候没什么章法,也没道理可寻。

 只要能刺你的多巴胺分泌,让你有最原始的渴望,刺你的和感觉。

 便是喜欢。

 “哦…”弱弱地一声,含着小心翼翼。

 真的,不是开玩笑,是真的。

 沈慕笙心口顿时开始砰砰作响,脑袋开始发晕发,好像今晚的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所以你…愿不愿意?”席峻怕他的小丫头不喜欢他。

 这点,也是他担忧的。

 说起来,他这个年龄已经超过他们同龄段很多。

 所以,他担心小丫头嫌弃他的年龄,觉得他老了,不如她的那些男同学。

 说实话,她肯定愿意的。

 可是…这种事就好像天上突然掉了一块馅饼一样的意外,她需要消化一下,再次深呼吸一口,糯糯又细软地小心翼翼问:“席叔叔,你是真的要我做你的女朋友吗?”

 席峻笑笑,点头。

 看她一副心惊胆颤又小心翼翼地模样,怕真吓到她了,说:“你可以考虑,或者和我试试也行,我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的。”哪怕她不愿意。

 他就不勉强。

 好好照顾她到大学毕业,就放手,给她自由。

 话说到这份上了,沈慕笙已经真真切切地确认了,不过她不好意思当着他的面马上答应,怕会让席叔叔觉得自己太不矜持,自己的瓣,在心口怦怦跳里,说:“席叔叔…那…我可以晚点把考虑结果用手机发给你吗?”

 “可以。”席峻没意见,起码小丫头没马上拒绝他。

 也没反感他的表白。

 从电影院里出来,夜如墨,很浓。

 街边两侧,华灯笙歌,落下一圈昏黄光影。

 席峻送沈慕笙回校,刚好赶上11点关宿舍门最后几分钟。

 拎着包,狂跑向自己的宿舍楼。

 宿管阿姨已经在拉不锈钢的门,要准备关了。

 沈慕笙侧身在阿姨关门一瞬间,钻了进来。

 阿姨被她突然钻进来,吓一跳,顿时就教育她起来:“这位同学,下次不要这样钻进来,伤了怎么办?我还得负责!”

 “不好意思阿姨,下次保证不敢了。”沈慕笙对她举起手,发誓。

 阿姨看她态度算诚恳,而且面生,不是那几个经常踩点回来的女学生面孔,便饶她一马:“下不为例。”

 “谢谢阿姨。”沈慕笙放下手,赶紧上楼回自己宿舍。

 到宿舍,房间静悄悄又漆黑一片。

 只留靠卫生间位置一盏小灯,照明。

 沈慕笙不敢搞大动静,很轻地开门,关门,再轻轻走到自己的衣柜边,拿衣服去卫生间冲洗。

 简单冲过一遍,换上睡衣,爬到自己铺上,想睡,但因为精神太亢奋。

 闭了眼不过几秒又马上睁开,呆呆对着天花板出神,怎么都睡不着了。

 席叔叔要和她交往,听起来好像幻觉?

 但分明不是幻觉,他还让她考虑。

 所以怎么办呢?

 现在给他发过去吗?

 告诉他,她愿意的?

 可是这么晚发过去,会不会打扰他了?

 沈慕笙一个缩在被窝里,捏着手机左左右右翻身纠结着,这种翻身动静很快惊到了她下铺的申莉媛,她本来也回来的晚。

 和沈慕笙前后脚。

 所以睡得很浅,她在上铺轻微地动来动去,她还是能在睡眠中感觉到。

 掀开被子,蹑手蹑脚踩着旁边的木梯子,爬上去,推推背对着她,看似像是在睡觉的人,轻声问道:“沈慕笙,你睡了吗?”

 “没有呢。”沈慕笙转过身,申莉媛已经拉开她的被窝,钻了进来。

 “我在下面听到你翻来翻去的,你怎么了?”申莉媛就喜欢闻沈慕笙身上的味道,没擦香水,还是香香的,像可以喝的牛味。

 要是男人肯定要抱着她,在她身上狠狠亲起来。

 太味。

 “我睡不着。”沈慕笙把手机藏到自己枕头下面,两只手在被子外面,捏着被角,软软地说。

 确切地说,她还很兴奋。

 有点飘起来了。

 “怎么睡不着呀?”申莉媛揪揪她小耳垂,贼兮兮地说:“该不是在想白舸呀?”

 “没有呀。”

 “那你要不要考虑他?他比我家朱广鸣那坨老腊帅多了。”

 沈慕笙轻轻呼吸一口:“不要了。”她从来就只喜欢席叔叔一人。

 只是以前不知道席叔叔会像今天这样跟她表白的。

 她才会在高中毕业后,放弃。

 “啊?为什么呀?不试试吗?”申莉媛不明白了。

 这丫头为啥连和别人试试都不愿意了?

 试试又不一定要谈呀?

 就是当朋友处处,处不来,就不要继续好了。

 “不试了。”

 申莉媛哦了一声,忽然想想有些不对劲,今晚这丫头说有亲戚来看她,一去好几个小时,还这么晚回来,亲戚的话,见个面,聊聊天,不会耽误这么久的?

 而且,之前在电影院的时候,她和白舸聊的还行,看起来有发展的空间。

 结果,晚上见了个亲戚,连试试都拒绝了?

 所以这丫头肯定有情况!

 “你老实代,晚上见谁了?”申莉媛把手伸进被窝,一把抓住她细细软软的,开始供。

 沈慕笙怕,她和她睡过几晚才知道的。

 有次和她一起挤一块,她不小心抓到她,她就得躲开了。

 果然,她挠到肢处,沈慕笙就开始往墙壁处躲,她怕的。

 “你别挠,的。”

 “那你告诉我,你晚上见谁了呀?该不是…男朋友?不告诉我们?”申莉媛哼哼两声:“你要是隐瞒还跟我们去看电影,就罪过大了哈!”

 “没…我没男朋友。”沈慕笙被她挠得受不了,跟她坦白:“是我以前喜欢的一个人,他今天和我表白了。”

 “啊?”申莉媛顿时就没控制住嗓子漏了音,大大地‘啊’了一声,啊完,她们对面铺的顾湘就坐起来,冲她们发脾气:“你们神经病啊,大晚上不睡觉,鬼叫什么?”

 申莉媛懒得和顾湘啰嗦,再者刚才确实是她不对,大晚上吵人家了,随便顾湘发个脾气,继续和沈慕笙聊。

 “那你答应了没啊?”申莉媛把被子拉拉高,扯着沈慕笙和她一起躲在被窝聊。

 “还没,不过…晚点我会答应的。”今晚她不好意思给他发过去了,总觉得太突然。

 需要点时间缓冲一下。

 “长得怎么样啊?你高中时代的同学吗?”在申莉媛的思维里,她们这个年龄段的学生妹,交往的对象一般都是同龄段的学生。

 没往那种工作的成男人身上想。

 “还行。”反正比她身边的男同学都帅而且有品位“他不是我同学。”

 “哦,那你们怎么认识的啊?”申莉媛来了好奇心,一副要八卦到底的姿态。

 “以后再告诉你,我想睡觉了。”沈慕笙不想透太多,本来席叔叔身份特殊,要是真和他谈了,她也怕影响他名声的。

 “别骗我,一定要告诉我啊!”申莉媛扯扯她胳膊。

 “嗯。”申莉媛这才松开她,反抱着她睡觉。

 沈慕笙却依旧睡不着,明天她要给席叔叔一个答案。

 次,在经过一夜思想斗争后,沈慕笙准备下午的时候,给席叔叔发信息,告诉他,她愿意的。

 结果,信息没来得及发出去,班主任给他们发来群消息,下午由外聘的教授给他们上一堂尸解的解剖课,让他们好好准备,别丢江科技医学生的脸面。

 沈慕笙其实怕尸体,班主任的这个信息,让她瞬间忘了席叔叔的事,抱着书,一脸愁容如上刑场般去解剖室。

 之前的解剖课都是小儿科的动物解剖。

 这次是真人,还是死人。

 她怕自己会当场呕出来。

 比起沈慕笙,申莉媛特别兴奋,这堂尸解,不是由他们老师上,而是由传说中让江科技所有学姐都疯狂和念念不忘的男神教授上。

 她要好好眼福。

 …

 上解剖课的解剖室在医学院底楼的太平间。

 平时不上尸体解剖,这里一般不对外开放。

 所以对于医学院的新生来说,真正直面是尸瘢和臭味的尸体,还是人眼球的。

 大家换了白褂陆续进场,然后都很自觉地围成一圈站在一个铝制平台上等待传说中那位男生教授过来授课。

 期间大家也小声议论过这位男神教授到底是谁?

 七嘴八舌的,各种版本都有。

 沈慕笙没心思和他们一起八卦,一双眼睛不时地盯向旁边那个停尸冷冻箱,等会,解剖的尸体就要从里面拉出来,会不会面目狰狞?

 或者内脏不全?

 沈慕笙不敢想,越想手就发抖了。

 她果然是怕的。

 当初,没高考前,席叔叔问过她,怕不怕尸解?

 她还回答不怕。

 实际…她真的怕!

 就在她惴惴不安地担心一会怎么面对尸体时,传说中的男神教授和他们一个带课老师一起进来了。

 相比他们矮矮的,年纪偏大的带课老师,男神教授看起来很年轻,身材欣长,和他们一样穿着白大褂,唯一不同的是,他戴了白色口罩,挡住大半张脸,让人看不清容貌。

 但不影响,他进来时的气场,让在场所有人都齐刷刷盯着他。

 沈慕笙跟他们一起看过去,秀气的眉头就皱了一下,为什么他觉得这个教授很眼

 尤其是眼睛,深邃又内敛。

 很像…席叔叔?

 沈慕笙盯着他看了好一会,直到申莉媛推推她胳膊,让她别一直盯着,要上课了,她才拉回视线。

 带课的老师先给他们简单介绍了这位男神教授。

 没提什么年龄之类,简略的就像没介绍一样。

 介绍完毕,老师就喊班长和学习委员一起去停尸冷冻箱把尸体拉出来,放到推车上,再搬到停尸台上。

 一系列准备工作完成,沈慕笙看着停尸台前,这具看起来还算完整,但面部僵化都是一层紫尸瘢,还冒着腾腾白色冷冻气体的尸体。

 胃里一阵不适,没忍住,扭过脸,深深呼吸一大口。

 离她不远,双手撑在停尸台前,身体微倾,姿态优雅的男人,目光浅浅落过来,眼底笑意一闪而过,回头对身旁陪他一起上课的带课老师说:“我需要一个学生当助手。”

 代课老师:“我叫班长过来帮你?”

 “你们班是不是有个叫沈慕笙的学生?”<席先生是宠凄控>
上章 席先生是宠凄控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