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席先生是宠凄控 下章
第31章
捡起来的不是别人, 是席峻的助手。

 他捏着这个避孕套, 准备细细看一下, 结果只看到避孕套上面写了‘轻薄…透气…草莓味’这三个醒目特点字体,就被涨红着脸的沈慕笙以极快地速度抢了回去,攥在手心, 然后眨着眼睛, 惴惴不安又尴尬羞地看着他。

 席叔叔的这个助手该不会以为她是带这个避孕套是和席叔叔一起去古巴用的吧?

 这样, 岂不是要牵连席叔叔名声?

 想到这, 沈慕笙一颗心都要提到嗓子眼里, 本来掉出避孕套在大庭广众下掉出来够尴尬了,现在还被席叔叔的下属捡去,万一他告诉席叔叔, 席叔叔会怎么看她?

 会不会觉得她小小年纪不学好?

 学别人出来玩带避孕套?

 这种事真的比年年被评为三好生的尖子生在考试不小心作了个弊被老师逮到还要丢脸。

 所以在这种丢脸中, 她不想更丢脸,咬咬下,在这个助手开口问之前, 先发制人,结结巴巴说:“你…你…你…要不…要不要喝咖啡?”说罢,转身时, 把那个避孕套藏到裙子口袋,匆匆付完钱拿摆在吧台上已经打包好的三杯咖啡。

 然后从打包好的袋子里,取出一杯递给席这个助手。

 助手看着沈慕笙递来的咖啡,以及她那张分明是因为要掩饰而故意和他转移话题后,红得滴血的脸蛋, 客气地笑笑,伸手接过她买的咖啡,说:“谢谢,沈小姐。”他们席总对这位小美人‘关爱有加’,他根本不需要没眼力见地问避孕套的事。

 刚刚,席总和他们商讨去古巴和那边一家最好的生物制药公司谈合作的事。

 眨眼功夫,沈慕笙不见。

 席总就立刻叫他去找,生怕沈慕笙丢了。

 他在机场找了半圈,在星巴克找到她,还不小心…目睹了一只掉出来的避孕套。

 避孕套在这个年代太寻常了,就是…这个避孕套居然是草莓味的??

 助手顿时脑补了一下,平时清冷高贵又一副工作狂不碰女的席总用草莓味的避孕套…反差是不是太大了?有些想笑…但也不好在沈慕笙面前笑出来。

 生生憋回去,继续说:“沈小姐,席总在找你。”

 “我马上回去。”沈慕笙看这个助手并不八卦避孕套的事,连忙拎上袋子,要跟他回刚才的VIP等候室。

 “嗯。”…

 返回他们的VIP等候室,席峻还在和他的研究员谈事。

 单手抵在下颚,半靠着沙发,眼神专注。

 这次古巴行,他们想要拿到肺癌疫苗(CIMAvax EGF)还有蓝蝎肽(VIDATOX)的合作权,古巴的肺癌疫苗疫苗需存放在低温2-8°,无法长途空运邮寄,加上国家对疫苗管控,输出极少。

 而有蓝蝎肽制剂更是难求,这种药能很快控制腺癌、霍奇金氏淋巴腺瘤等。

 一直以来,很多人都以为只有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的癌症靶向药是最好的,其实外行不懂内行。

 古巴的生物制药的功效在全世界范围内也算屈指可数,效果并不比欧美的差。

 而恰好,他认识那边一家生物制药的董事,希望能谈成合作,这也是他去哈瓦那的原因。

 公事顺带度假。

 不一会,助手带沈慕笙进来,席峻和研究人员谈的差不多了。

 合上笔记本,眉心。

 准备养神。

 沈慕笙拎着袋子进来,看到靠在沙发上,按眉心的男人,顿时就呼吸一促,暗暗庆幸刚才来找她的不是他,而是他的助手。

 但庆幸完又担心了,万一他的助手告诉他呢?

 于是沈慕笙在这种担心中偷偷去看一旁的助手。

 脸上没什么特殊的表情。

 只有一副对着席叔叔时的恭敬。

 看着不像是那种会偷偷小报告的‘坏人’?

 似乎看出沈慕笙在担心他告状,助手很识大体地微微倾身,轻声说:“沈小姐,不用担心,我不会嚼舌。”

 沈慕笙顿时就张张大大的眼睛,对这个助手摆出一副‘你居然知道我在想什么?’的表情。

 助手则回以她一个微笑眼神。

 一切竟在不言中!

 “怎么不过来?”按结束眉心的男人,瞥到站在门口附近一动不动的人,继续问道:“刚才去哪了?”

 “给你们买咖啡。”知道助手不告状,沈慕笙在心里呼一口气,把装了咖啡的袋子放到他们面前的一张黑色茶几上。

 很贴心地把里面的两杯咖啡拿出来,一杯给席叔叔,一杯给那个研究人员。

 席峻拿起咖啡杯,摸摸外壳,还是温温烫烫的,便说:“下次去买咖啡前跟我说一声。”一声不吭就跑了,他还以为她临时变卦不想去,走了。

 席峻对她说话的时候,声音一贯地温柔,听得人很舒服,沈慕笙却有点内疚了,侧过脸,软软地解释说:“我怕打扰你的。”

 席峻角浅浅一笑“比起打扰我,我更担心你走丢。”

 说者无意,听者却有心了。

 沈慕笙心口不由就突突跳了两下。

 随后,快速抿抿,挥掉刚才的心跳思绪,她又要多想了。

 …

 飞古巴哈瓦那的直达航班大概16个小时。

 到达哈瓦那已经是凌晨2点。

 对于早已习惯这种出差的成年男人来说,倒个时差或者坐长途即便累,也还能扛得住,但沈慕笙不行,那么长时间的飞机坐下来,她累得不行。

 飞机到站,她依旧抱着颈枕缩在头等舱的座椅上,如嗜睡般沉沉睡着。

 席峻推推她,让她起来下飞机了。

 沈慕笙睡得太沉,加上头等舱的座椅比普通舱的舒服些,她唔唔两声翻个身继续睡。

 席峻想继续喊她起来,空姐进来,用英语让他们尽快下飞机。

 飞机要去加油了。

 席峻低眸,看向在椅子上缩成一团睡得那么的人。

 叫醒吧?看她那么好睡,他也不忍心。

 最终只能微微敛敛眉,俯身,连带盖在她身上的那件薄毯一起抱起来,将她一路抱下飞机。

 从机场通道出来,哈瓦那夜晚的热伴随着丝丝风一阵阵袭来,睡在男人怀里很舒坦的人,终于苏醒了。

 抬手眼皮,入眼是男人弧度感地下颚线条。

 沈慕笙睡的过沉,有些懵,以为做梦。

 眨了两眨眼睛,一动不动盯着那个线条看。

 越看越清晰,她不是做梦。

 她在席叔叔怀里。

 沈慕笙一惊,软绵绵地身体开始动,幸好席峻力道足够,才不至于因为她动,让她摔下来。

 等她不动了,席峻才慢慢把她放下来,嗓音沙哑像是在极力克制着什么:“睡了?”刚才抱她的时候,才发觉她的身体太软了又透着隐隐的属于她的香味,所以这种带着她体香的软绵绵,像一团有热量的柔软棉花蹭着他,让他下腹不自觉有了些感觉。

 沈慕笙红着脸,摸摸自己因为睡觉有些地头发,难为情地点点头。

 她好像睡太沉了?

 一点都没感觉到有人抱她下来?

 “席总,接我们的车来了。”旁边替他们推着行李的助手,拿着手机跟他汇报。

 席峻点点头,怕自己身体的异样感觉越来越明显,侧过脸对助手说:“你送她回酒店。”

 助手没察觉他的异样,他吩咐什么,他就照做,带沈慕笙坐车先回酒店。

 席峻和研究人员则在机场逗留了片刻才坐车回酒店。

 坐到宽敞的商务车内,车内散着古巴浓烈的香水味,虽刺鼻,但没了沈慕笙的体香和她那团软绵绵,席峻稍稍感觉好受些。

 伸手开始解自己的衬衫扣子。

 解了2粒,在车内空调的冷气吹拂下,身体的感觉才彻底消散。

 但脑袋里残存的刚才某些画面却不可能消散了。

 …

 酒店定在毗邻哈瓦那老城区的中央公园伊波罗之星酒店。

 原本,他们定了3间。

 席总单独一间,助手和研究人员公用一间,沈慕笙一间。

 这样分配原本好,谁知很不凑巧,沈慕笙那间卧室因为隔壁线路出了问题连带她那间也有问题,所以此刻酒店的维修人员正在极力抢修,要住的话得等一小时左右。

 助手看看时间,已经接近3点了,要是再等一小时,都要天亮了。

 席总也没到,助手回头看看坐在行李箱上,乖巧等待的女孩。

 脑袋里一下就蹦出了今早在国内机场,他捡到的那只草莓味避孕套。

 她和席总关系应该匪浅,住一间没问题吧?

 这么想,助手‘自以为做好事’地主动帮她把行李搬到他们席总房间,然后识趣地先走了。

 套房房门合上一瞬间,沈慕笙松口气赶紧从行李箱拿出换洗的衣服,去浴室洗漱,她要让浴水冲冲自己刚才因为被席叔叔抱后还在‘发热’的脑袋。

 冲完,擦擦干漉漉的长发,换上干净的睡衣T恤,掀开被子,钻进去,拿着手机看向窗帘紧闭只留一条隙的窗外,她在想要不要给席叔叔发个晚安短信?

 思来想去,短信没发出去,她却在这种犹豫纠结里,拿着手机又睡着了。
上章 席先生是宠凄控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