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席先生是宠凄控 下章
第27章
席峻不语, 眼眸浅凝。

 隔了一会, 微微侧过脸对身旁的那几个驻华高管说:“不好意思, 我过去看一下。”

 高管很明白,浮着一层酒气红色的圆润脸庞,又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席总, 家务事先处理, 关于我们的合作, 我会转达给美国总部。”

 “那就麻烦了。”席峻颔首微笑。

 “席总, 言重了。”高管继续笑眯眯, 随后对身后几个一起来的高管暗示了个眼神,大家先行离开。

 长长的走廊,在一众人的陆续离开后, 只留下从两侧包间不断传来的各种音乐声。

 还被徐易控制在墙边的沈慕笙余光瞥到那个欣长的人影。

 眼睛一瞬张了张大。

 随即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某种巨大力量, 要去推开徐易。

 徐易也不是吃素的,他正烦恼沈慕笙刚才的沉默是不是如他猜测的那样,她被包了?她推他, 他更不会让开位置了,牢牢站定,把她堵在墙壁处。

 “沈慕笙, 你沉默是不是承认了?”徐易问。

 沈慕笙咬住不松口,那双秀气的眉头随着余光里那抹欣长人影慢慢靠近时越皱越深。

 “沈慕笙。”终于,余光里的人影过来了,声音徐徐,不高不低, 但却在像徐易这种还没出社会的高中生面前,很有气势“聚会结束了吗?”

 沈慕笙手指扣住自己的裙边,瞬间抬眸向他求助:“席叔叔,我想回家。”

 “嗯。”席峻很轻落地嗯一声,伸手从比他矮了一个脑袋的徐易面前,很容易地就把沈慕笙拉了出来,跟之前一样,护到身后。

 徐易无论身高、体格还是气场上都没席峻有优势,最主要的是他是他爸爸的商业客户,还是席容的哥哥。

 城内做生意的,一般都知他,尤其他在商界的地位,不是徐易这种没出社会的富二代可以去冲撞的。

 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把沈慕笙拉走,一句话一个动作都做不出来。

 一直到他们两人从走廊消失,徐易才缓过神,但脸色已经没那么好了,没想到沈慕笙竟然和他认识?还喊他席叔叔?在他印象里,沈家的家庭关系很简单,除了沈慕笙娘家一个舅舅,沈家父姓那边一个亲属都没有。

 那么…她什么时候和席家沾亲带故上了?

 还有…照片上那辆豪车难道是他的?

 徐易把所有信息在脑袋里快速捋过一遍,忽地如开窍般,就明白了些什么,沈慕笙难道是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了?

 所以她口中说的有喜欢的人就是他?

 难怪,她咬那么紧,就连陈果儿都不告诉。

 想明白了这些,徐易原本就难看的脸色更难看了,身体更是如漏气的轮胎,没什么支撑力了,如果是他,他就真没什么竞争力了。

 …

 席峻将沈慕笙带到会所地下停车场,到自己车前,拿出钥匙准备开车门。

 默默跟在后面的沈慕笙突然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伸手扯扯席峻的衣袖,垂着脑袋,声音低呜:“席叔叔…不好意思…每次都给你制造麻烦。”

 席峻回头,看向正扯他衣袖垂着脑袋喑唔的女孩,地下停车场来来回回的车灯晃动,洒在她有些苍白的脸蛋上,尤为楚楚可怜。

 “你没事就好。”徐易,他也算认识。

 和他有过短暂合作的物集团徐茂家的儿子。

 不过,他们不是一个年龄段,接触少,所以不知道他竟然对沈慕笙存了心思。

 “要不…等我高考结束…”沈慕笙缩回扯扯他白色衬衫的手,苍白的小脸愈发的皱巴起来,抿着,犹犹豫豫说道。

 其实,她想说等高考结束,她就搬走,正好她去茶店打暑假工。

 店长和她很,有宿舍的。

 大不了,住宿费从她兼职的工资扣一部分。

 等上了大学,就住校。

 这样也就不用每次都麻烦他。

 这段时间,她受到他很大的照顾,但也免不了会麻烦他。

 就好比今天这事。

 虽然没什么,但万一徐易跑学校去散播呢?

 沈慕笙觉得心理有负担。

 “等高考结束怎么?”席峻看她一副言又止的模样,语调故意放柔,问道。

 “我…我想搬出去。”说到最后,沈慕笙的声音细的如蚊子一般。

 但席峻还是听清楚了,先是一愣,小丫头这是想离开他了?默了默,继续按了车钥匙的开锁键,单手兜问道:“找到住的地方了?”

 “也不算找到住的地方,就是我…有认识的朋友有空余的房子。”沈慕笙绞绞手指,依然底气不足地细声说道。

 席峻看看她,心里忽然就莫名生出了某种轻微的落空感。

 就好像,本来属于他的东西,突然飞了。

 但这种突然生出的感觉很快就在车灯光影里隐下“在我这里住的不好吗?”

 沈慕笙连忙摇头“没有,非常好。”住在他那间公寓就像住在天堂一样。

 房子又好,还有阿姨细心照顾她。

 怎么会不好?

 只是经历刚刚的事,她突然就觉得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牵累他的名声,所以她想高考结束就搬走。

 “那今天怎么这么突然提这个?”席峻也不急着回去,很有耐心地问她。

 “就是…不想麻烦你。”沈慕笙抿下瓣,解释道。

 照顾她一个小丫头,根本算不上麻烦事,倒是没想到她还有这么一个小心思,角淡淡浮出一层笑意,温声道:“如果你有能力真正赚钱养活自己,你搬走我没意见,如果没有,我让你一个人出去住,我也不放心。”当初在沈汌出事后,从停尸房将她带走,并允诺照顾她这个事,他就没想要食言。

 所以,就算她现在想搬走,他也不想同意,一切等她毕业,有能力做到真正照顾自己后,他就放手。

 那时,也不晚。

 “所以,你不要多想,也不要觉得你住我这边是麻烦我,好好准备高考,其他的,有我在。”席峻说的很柔,就像细水,慢慢灌进她的心坎“还有…你不是说要回报我?我还等着你的回报。”

 最后一句,把刚才纠结的氛围一下冲散。

 沈慕笙眼睛顿时睁大,那晚她发烧后,说八说的承诺,他还记得?

 不过,他记得也好,她不会食言的。

 到时候,找到工作,她真的会把挣的第一笔工资给他。

 …

 这一幕小曲就这么结束了,徐易在知道沈慕笙跟了席峻后,突然像变了个人一样,在学校碰上沈慕笙一句都不吭,扭头就走。

 和以前那个疯狂追她的模样天上地下。

 这种突然的转变,让陈果儿意外的不行,三天两头追问他们两人是怎么回事?徐易不想回答,当然,他不是那种小人,被沈慕笙拒绝就去学校传播她和席峻的事。

 每次陈果儿来八卦,他顶多拉着脸,走人。

 沈慕笙不介意徐易对她冷淡甚至避嫌的态度,甚至隐隐松口气。

 过了4月,距离高考越来越近,大家都开始投入紧张的高考准备中,时间在表盘上一帧帧过得飞快。

 从季过渡到夏季,城内温度开始攀升,家里的那只小橘猫也从小不点开始在沈慕笙和阿姨的照顾下,养得肥肥胖胖。

 席峻忙着新药上市的事,无暇身来找她。

 很快,学校外间的那棵梧桐树上,来了入初夏以来第一声蝉鸣,离高考就剩下不到5天了。

 私立高中的款长袖校服换成了短袖裙款。

 日子依旧按部就班,沈慕笙埋头复习,规规矩矩地上学放学,到高考前两天,一直忙着新药上市的男人终于有空了。

 晚些时候,从公司出来就直接来了沈慕笙这边。

 阿姨给他开门,脸上又是喜又是惊“席先生你好久没来了。”要知道他快一个月没来看看沈小姐了。

 沈小姐马上要高考了。

 “这一个月比较忙。”席峻换好软拖,进去。

 正在客厅玩耍的小橘猫看到他,立刻走到他脚边,亲昵地在他腿上来来回回蹭起来,边蹭边喵呜喵呜地跟他撒娇。

 席峻低眸看看在他脚边的这只被沈慕笙养的很肥很壮的橘猫,蹲下身,将它抱起来,修长的手指轻轻摸摸它的发,说:“我一个月不过来,它长这么多?”

 阿姨笑道:“沈小姐最近给它买了很多小鱼干,它吃了就上瘾,一天好吃好多。”

 席峻笑笑,想起来,沈慕笙以前养的那只橘猫好像也有这么肥。

 “她还没回来吗?”席峻抱着猫坐到沙发上,看看手腕的表,7点左右。

 过两天就要高考了,他们不需要再上晚自习。

 “沈小姐说去图书馆借本书看看。”阿姨去厨房给他倒了一杯温开水。

 “嗯。”席峻点头,手指继续摸摸橘猫柔顺的

 “席先生你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

 阿姨点点头,很温敬地说:“席先生,我去收拾一下房间,你要什么,喊我一声就行。”

 “好。”

 阿姨去卧室收拾房间,席峻抱着猫坐在沙发上等沈慕笙。

 大约等了15分钟,拎着本从图书馆借出来的几本专业书的沈慕笙,开门进来了,没注意客厅坐着的人,也没在意鞋柜上摆放的那双男士休闲鞋,换好拖鞋,有些疲累地眼皮,一边开始解自己那件校服短袖衬衫的扣子,一边累踏踏地往里走。

 她去图书馆,在图书馆内上上下下跑了十来趟楼梯才借到这几本专业书。

 借完回来,即便快天黑的傍晚还是很闷热,但余热还是一层层地炙烤她的皮肤,她就觉得又热又累的不行。

 所以进门,她跟往常一样,开始校服衬衫。

 但是这样浑浑噩噩般地解扣子,解到口以下,她才后知后觉发现客厅沙发坐的男人,正抱着她的橘猫,看着她。

 沈慕笙瞬间就愣了,下一秒一把揪住自己的衬衫捂好,脸蛋唰地发红,结结巴巴地对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说:“席…席叔叔…你怎么过来了?”

 幸好,她里面还穿了一件打底小背心。

 不然就…太尴尬了。

 席峻很淡定看着她脸蛋发红,眼眸浅浅隐隐,微微一笑说:“知道你要高考,所以过来看看你。”顿了顿,继续说:“我8月份要去一趟古巴出差,你和我一起去,就当毕业旅行。”现在的高中生不都流行毕业旅行吗?

 他家席容订了去非洲的旅行。

 沈慕笙的话…原本他也考虑让她跟着席容一起去非洲玩一趟,但最后想想,他家席容的子,让她一个人跟过去,保不准会遇到点什么麻烦。

 所以想来想,还是他自己带着她出去一趟。
上章 席先生是宠凄控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