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席先生是宠凄控 下章
第24章
“席叔叔, 我们什么时候进去?”席峻不说话, 沈慕笙觉得这样站着有点尴尬, 便先开口了。

 闻言,席峻收回视线,优雅地起身, 走到她身旁, 说:“走吧, 我带你进去。”

 “好。”沈慕笙乖乖跟着。

 从大厅休息区出来, 扑面而来的是没有被城市尾气和雾霾茶毒的极度清新的新鲜空气, 沈慕笙不由轻轻用力两口。

 她好久没有呼吸到这么纯净没有任何污染的空气了。

 “我一会要见个客人,我让驯马师先陪你?”席峻带着她边往他的专属马栏处走,边说。

 “席叔叔, 你去忙, 不用管我的。”沈慕笙侧侧脸,很贴心地说道。

 “嗯。”席峻笑笑,点头。

 今天原本是马场的朋友邀请他来, 恰好徐院长也过来,他正好见见。

 马场东侧一片宽阔地,站着两个同样穿着骑马装的男人。

 一个年轻一个年长。

 席峻朝候在不远处的一个穿着灰色马甲, 身材偏瘦的驯马师打了手势,驯马师瞧见,立马小跑过来,点头哈示好:“席总,有什么吩咐?”

 “你带她骑马, 就用我那匹就好。”顿了顿“它要是认生,你注意下,别让她受伤。”

 驯马师继续点头哈,笑容灿烂“好。”

 …

 席峻的马是种纯英国血统,跟普通的散养马和混血马有天然之别,高贵又不羁,平时放在这边的马场交给专门的驯马师喂养。

 可以说,除了席峻和驯马师,这匹马还是有些认主的。

 不过,要是和它培养一下感情,不惹它反感,它也不会抗拒陌生人骑它。

 既然,席总特意待不能让她受伤,驯马师不敢打马虎眼。

 打开围栏,让沈慕笙进去。

 驯马师去旁边的马厮牵马出来,沈慕笙靠在围栏等他,她真的好几年没来马场了,包括这里的服务员大部分她都不认识,她和爸爸很早以前来这里玩的时候,因为刚建出来,场地规划的并没有像现在好,招聘的员工也不多。

 不过,现在的马场是真的漂亮,那一片片绵延不绝地覆盖在马场上的茂盛植被和葱郁绿化,搭配蓝天白云,简直就像名画家笔下美丽的田园油画。

 沈慕笙欣赏美景,驯马师很快牵着一匹枣红色的骏马进来了,她才把注意力挪向这匹纯亮的马儿。

 “这马认主,你先和它沟通一下感情。”驯马师不急着扶沈慕笙上马,而是先递给她一胡萝卜,让她喂喂马,跟它沟通感情。

 沈慕笙虽然还不太会遛马,但跟着爸爸来玩的时候,对和马儿沟通感情还是很有一套的。

 “这马有没有外号的呀?”沈慕笙捏着胡萝卜礼貌问向驯马师。

 “它叫波冬。”驯马师轻轻捋捋枣红马的鬓,开始打量这个女孩,很漂亮,说话声音也温柔,就是看着有点小?

 像高中生或者大学生?

 反正不像出来工作的那些成女人。

 说实话,他2年前应聘到这替席总管理马匹,见识了很多城中名头响亮的富豪和当官的带着各款漂亮的小姑娘来这里玩。

 这些小姑娘基本都是这些男人的情人。

 驯马师想这小姑娘应该也是席总的情人吧?

 波冬?这不是希腊神话里的海神吗?和这个马一点也不像呀?沈慕笙好奇“它为什么叫波冬?”

 驯马师解释道:“席总说波冬是掌管马匹的神,传说是他给了人类第一匹马,所以就给它起了这个外号。”

 沈慕笙明白了,随后为自己的‘无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驯马师看她笑,样子漂亮得紧,忍不住也跟着笑道:“你把胡萝卜递到它嘴边,然后和它说说话。”

 “好。”这个她还是很在行的。

 以前爸爸给她骑的那匹马,也是这样被她驯服的。

 沈慕笙一边小心翼翼和这匹外号‘波冬’说话一边开始喂它,驯马师在一旁看着,生怕有什么意外“如果它生气,你就不要喂。”

 “嗯。”沈慕笙说话声音很柔很软,这匹马听着其实很受用,哪怕再认主,在她‘温柔’和美食的双重攻势下,服软了。

 并不排斥她的触碰和抚摸。

 接下来就是让她上马试试看,沈慕笙其实不怎么会骑马,就只会坐在马背上让驯马师牵着马,这样在围栏里溜溜马。

 “我不太会骑。”沈慕笙看看高高的马背,突然有点没底气。

 “没关系的,我在下面牵着。”他也不敢真的让她骑,万一出点事,摔下来,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沈慕笙犹豫几秒,扭头看向离他们有些距离的男人,想想既然都出来了,那就当高考前的放松。

 …

 另一处围栏旁,席峻和徐院长谈事的时候,还不忘余光看看沈慕笙那边,确认没什么惊险的事发生,继续和院长谈。

 徐院长摸摸手里的马鞭,笑着说:“你们的新药上市后,可以先到我们医院推广,现在国内抗癌的药90%都是依赖进口,价格昂贵,患者负担很重,真要有我们自己抗癌药问世,对患者来说,也是一种福音。”

 席峻:“那到时候要请徐院长多多关照。”

 “互惠互利,最终目的还是造福患者。”做医生的,本质就是‘救死扶伤’,无论外界怎么评价现在的医患关系,医者仁心不能忘。

 席峻点头,想起来,傅艇也在做新药,便问道:“徐院长,你知道傅氏最近研制出来的抗癌新药吗?”

 “是T细胞淋巴瘤(PICL)的合成注剂吗?”

 “嗯。”徐院长默了默“他们公司的人找过我,说要在我医院免费推广100支试用,不过…”免费不免费不是关键,关键是安全和质量“傅氏是做保健品起家,保健品这种东西和医药差距就像天上地下,我不太放心。”

 席峻淡淡道,言语里透着冷:“他们从我机构内部高价挖走过一个研究人员。”说白了,T细胞淋巴瘤(PICL)的合成注剂其实也是他们EO药业的。

 不过被剽窃了。

 当然这种事,对方做得干净利落,他就算向公安机关申诉,并不会让他把技术吐出来。

 但他也不会让他白白吃了他的专利。

 他怎么吃的,他到时候会让他吐出来。

 徐院长倒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件事,顿时就摇头说:“原来如此。”如果真是这样,他绝对不会接受傅氏推广的这种T细胞淋巴瘤(PICL)的合成注剂了。

 “对了,我一会有个手术,今天就不陪你骑马了,改有空再约。”

 席峻颔首“嗯。”…

 马场大厅,傅艇驱车赶来,下车进大厅,徐院长正好换了骑马装要回医院。

 傅艇看见他,立刻走过去,拦住他去路,微笑着对徐院长说:“徐院长,这是要回去吗?”

 徐院长原本对他这种商人的印象没那么坏,但听席峻这么一说,已然对他没了任何好感,自然脸色也不会很热情,只客套地说:“嗯,回去。”说完,就要走。

 傅艇不想放弃和他聊聊的机会,第一医院在城内是数一数二的大医院,行业的风向标,只要它家用了他的药,别的医院都会用,继续笑着谄媚道:“那我送您怎么样?”

 “我有车,谢谢傅总。”徐院长跨跨步伐,从他身侧绕开往门口走去。

 看起来一点面子都不给他,傅艇不由眯眯眸,知道送他是不可能了,便也不绕弯,转身追出去,说:“徐院长,我们的抗癌药,您考虑的怎么样?”

 “傅总,我们医院收新药都是需要经过上头批准,实在不好意思。”一句话直接把最后的路都堵了,傅艇在心里顿时呵呵,这个老家伙摆明了不想要他的新药,不过,他不可能白白浪费那么多钱的投资,再次挡挡徐院长的路,说:“我把免费的剂数升到300支怎么样?”要知道这种抗癌注剂一针就要上万。

 他等于白白送他30万。

 徐院长看他一眼,还是很客套“傅总,我还是那句话,新药的推广试用不是我说了算。”说完,拉车门上车。

 傅艇看着绝尘而走的车子,黑色的凤眸瞬间就凝住。

 他就不信啃不下他这硬骨头。

 …

 这边,送走徐院长后,席峻深眸远视,不再多去想工作上的事,返身往沈慕笙那边走去。

 蓝天白云下穿着一身利落骑马装的女孩,战战兢兢坐在马背上,一双手因为紧张,紧紧攥着缰绳,身体坐得笔直。

 席峻推开围栏,看到这幅景象后暂时没去打扰她。

 就那么双手抱,看她骑。

 还是驯马师先看到已经进来的男人,立刻牵住枣红马,对马背上的人说:“席总过来了。”

 沈慕笙这才回头,果然席叔叔就站在那边看着她。

 沈慕笙顿时就有点窘,她这个样子是不是有点傻?骑不会骑,只会坐在马背上让驯马师牵着马,沿着围栏走走而已。

 席峻走过去“玩的怎么样?”

 “还行。”沈慕笙讪讪地笑了笑。

 席峻跟徐院长聊天的时候,其实一直有关注她,小丫头全程就这样坐着,根本不敢骑,伸手从驯马师手中拿过缰绳,说:“我带你。”

 “带我?”沈慕笙没反应过来带她是怎么带?

 等反应过来,席峻已经翻身上马,坐到她身后,双手从她身体两侧绕过,牵住前面的缰绳,微微低头,对坐在前面的人说:“抓牢缰绳,腿夹紧马肚。”

 这大概是席峻第一次主动贴她那么近,尤其是坚硬的膛直接就是贴在她后背上,即便穿了有些厚的骑马装,还是能让她清晰感觉来自他身体的热量,不断冲击她整片后背,于是沈慕笙脑袋一时转不过来,身体僵硬好一会,直到身后的男人,再次低头,更靠近些在她耳边,提醒她,她才‘哦哦’两声,伸手去抓被他抓紧的缰绳。

 抓紧后,因为贴得太密实,加上她本就坐在马背紧张的,沈慕笙整个人就像雕塑一般,不敢动了。

 席峻原本只是单纯想让她体验一样骑马的感觉,而不是只在马背坐坐,但坐到她身后,小丫头软软的身体贴着他,他其实也有些‘感觉’冒出来,不过很快被他压制了。

 “我带你骑,你抓紧,别怕。”

 沈慕笙僵僵地继续‘哦’一声,准备缓口气。

 结果席峻已经让马奔跑起来,沈慕笙没稳住,差点摔下去,幸好席峻的胳膊挡着,没真摔。

 但沈慕笙额头已经冒了一层薄汗。

 她刚刚吓得差点又想抱他了。

 幸好没。
上章 席先生是宠凄控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