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席先生是宠凄控 下章
第22章
这种暧昧到极致的姿势, 加上她洗完澡又发烧发烫身体, 一点点散发着少女的肌肤馨香, 就像新鲜温烫的脂膏,一层层滑,透过薄薄T恤贴合的肢体, 传到他口和手指, 让他整个人有几秒的僵硬, 过了一会, 才放松下来。

 沈慕笙却不愿意挪开了, 本来发烧头就疼,需要有个枕头之类的东西靠一下,所以她一靠到席峻颈间附近, 就如靠到了一块极度舒适的‘枕头’, 顿时就忘了身份问题,还在迷糊糊中往他颈部蹭蹭,边蹭边仰起脑袋, 凑到他耳边用软软地语调说道:“席叔叔…谢谢你照顾我。”

 小丫头不止蹭她,还在他耳边软糯‘致谢’,声音低软, 混着她的呼吸传入席峻耳膜,男人隽俊脸上表情有了一丝微妙的变化,黑色的眼眸在四周温淡的光影里一霎深如海,抬手扶住她不怎么稳的身体,过了小片刻, 嗓音柔和,说道:“不用跟我说谢谢。”

 照顾她,也算对得起沈汌。

 “不行…还是要说谢谢的。”沈慕笙摇摇头,又如发烧患者一般,没意识地趴在他耳边,这次用特别认真地口吻对席峻重复之前在便利店外的那句承诺:“席叔叔…等我毕业了…我一定会…回报你的…”

 说的那么认真,席峻角忍不住轻轻笑了笑,有些好奇她脑袋里的想法“你毕业后要怎么回报我呢?”

 “我工作后赚的第一份工资,都给你。”小丫头到底年纪小,能想到的回报方式也就这样,不会想到其他方面。

 当然就算她对席叔叔有那份少女的小心思,也不会奢想。

 所以,她能做的回报,就是把他照顾她花的钱还给他,然后他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她一定会在所不辞。

 “工资给我?”席峻再次笑了,薄带出个极好看的弧度“就这样吗?”莫名觉得沈慕笙可爱到极点,小丫头原来是想这样报答他。

 沈慕笙点点脑袋“你要多少工资,我都会给你的。”

 “你把你的工资都给我,你吃什么用什么?”难得因为她这句话,心情有点好,他忽然想逗逗她。

 “我留一点零用就行。”她早学会节俭了,不会像以前那样花钱大手大脚的,顿了顿,沈慕笙忽然就绷出一张紧张兮兮地脸色看着他“席叔叔…你不会嫌弃我的工资吧?”

 席峻真的被她这个问话,得哭笑不得。

 他根本不会嫌弃,当然也不会要的。

 轻轻绞了绞干手里的巾,伸手习惯性般地摸摸她额头,确认还在控制范围,便说:“不会。”说完,继续说:“现在感觉好点没?”

 “好了一点点。”但难受依旧在,所以也不愿意离开此时贴靠的这个让她倍感舒服的口。

 尤其这个口还散着能助眠的某种气息。

 席峻垂眸,看向靠在自己怀里的人“晚上就睡我这里?你现在回去,路上受风,对退烧不利。”

 沈慕笙此刻脑袋不是很拎得清楚状况,只似梦喃般问道:“那你睡哪里呢?”

 “沙发。”

 沙发?沙发?听到这个词语,沈慕笙拎不清状况的脑袋这才后知后觉意识到什么,她靠在席叔叔身上,于是羞感一瞬冲上脑袋,脑袋和脸一起充血,撑撑旁边的沙发边,赶紧努力从他身上挪开,然后耳朵滴血,脸蛋滴血,强迫自己清醒,然后极度尴尬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说话都结巴的厉害:“席…叔叔…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完,继续说:“我…睡沙发好了。”她不能霸占他的

 “怎么?”

 “没什么…睡这里好的。”沈慕笙重新枕回胳膊,一副乖巧入睡的模样。

 “生病了就该好好休息,现在能自己站起来吗?”席峻看她睡下去,不由又开始哄了:“还是要我扶你起来?”

 “不…不用的…席叔叔我睡这里…好的。”沈慕笙一慌,手摸在沙发皮上,假装要睡觉,刚才他一直在给她物理降温,身体比刚开始好受多了。

 “看来,是想我抱你去吗?”席峻不过是一句玩笑话,甚至是吓唬吓唬她的话,沈慕笙听着心跳就像漏了一拍子一样地咯噔咯噔。

 抬起眸,眼巴巴看着他。

 席叔叔要抱她?

 她刚刚没听错吧?

 “真要我抱你去吗?”席峻继续吓唬她。

 小丫头应该不会要他抱的。

 “我…”沈慕笙又结巴了下,隔了会,慌慌说:“我自己去上。”

 席峻看她乖乖听话了,点头“嗯。”沈慕笙重新慢慢爬起来,稍稍坐在沙发上缓和脑袋的晕沉,然后慢慢站起来,就那么穿着空地T恤摇摇晃晃去里面的小

 席峻跟在她身后,防止她摔倒。

 到了边,沈慕笙摸摸索索掀开他透着淡淡檀香的被子,钻进去。

 席峻替她把边小灯调到最适宜的睡眠模式,叮嘱她一番后返身去沙发休息。

 沈慕笙揪着被角,隔着边淡淡的光影,看着那个已经背过身去沙发的男人,很想问一句:席叔叔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

 可是话到嘴边,就被她回去了。

 她又忘了,他收养她,救济她,都是因为爸爸的关系。

 所以,她还是不要多想。

 乖乖睡觉。

 降了温,身体不那么难受,脑袋也不那么疼,沈慕笙这一夜睡得很很知足,第二天起来,烧退了,但席叔叔不在,沈慕笙看看旁边的闹钟,已经6点。

 她要赶紧起来去学校。

 快速了罩在身上的那件宽大T恤,再换上自己的校服。

 跑进浴室,拿水冲冲牙齿,再冲冲脸,把昨天换下来的衣服都收起来装进席叔叔给她拿衣服的袋子里,沈慕笙准备出去,回头查看有没有什么拉下?

 瞥到被她下来的那件T恤,她都穿过一遍了,直接扔在这里不太好吧?

 怎么都要洗干净再还给他。

 从房间出来,公司内静悄悄,员工还没来上班,沈慕笙想找席叔叔跟他打个招呼,她要坐地铁去学校了。

 找一圈,没找着,她手机倒来信息了。

 翻开,是席叔叔的,他早上有点事回家一趟,让她等在楼下,他安排了司机过来送她去学校。

 沈慕笙看着屏幕上的字,赶紧给他回一个:【谢谢,席叔叔。】

 拎上装有衣服的袋子,往外面的电梯跑去。

 …

 到学校,风平静,没什么特殊的事发生,但难得的4月天,清晨却起了白白的浓雾,把整座城市包括学习全部厚厚覆盖着。

 上午第二节 自修课,沈慕笙去实验组,她决定把傅星渔交给她的这封烫手山芋一般地情书,转交给席容。

 收拾好今天需要学的东西,就带着情书去楼上的实验组。

 来得早,实验组的教室空,大家都没来。

 沈慕笙先去换白色的实验服。

 今天要解剖小白鼠。

 换好衣服,将那封情书到口袋等席容过来。

 等的过程,沈慕笙想起来昨晚发烧的事,相比醉酒她不记事,发烧时发生的事,还是能记得的。

 尤其是她靠在席叔叔身上把他当枕头这个画面。

 沈慕笙不由懊恼地扣扣摊在实验台上的那张写化学反应的图纸,扣的那张图纸深深地凹进去才罢手。

 她下次是不是要注意点了?

 不然席叔叔一定会觉得她很轻浮?

 动不动就去抱他。

 此时,沈慕笙真想吃颗后悔药,这样昨天发生的一切都不存在。

 她一如既往客客气气把他当恩人。

 不过,席叔叔应该也不会在意,他一直都是因为爸爸的缘故在照顾她。

 只有她自己时不时有‘非分之想’。

 就在沈慕笙懊恼昨晚发烧抱了席峻,实验室门打开了,席容还有两三个实验组其他同学陆陆续续进来了。

 沈慕笙顿时收起刚才的‘胡思想’,静等席容换好实验服过来。

 “席容,这个给你。”等他到了实验台,沈慕笙赶紧趁着老师没过来,把口袋内的情书交给他。

 席容瞥了眼递过来的情书,尤其上面那句直白地:给我喜欢的席容。

 让他一愣,随后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沈慕笙“你…也喜欢我?”他用了‘也’,毕竟这个学校倒追他的女生很多。

 包括那个怎么甩都甩不掉的小尾巴傅星渔。

 但他从没想过连沈慕笙这种不怎么和学校男生往来,只顾学习的女生都喜欢他?

 “没有,这不是我写的。”沈慕笙看他眼神怪异,知道他误会了,连忙解释:“不好意思,刚刚忘了说了,这是傅星渔让我交给你的。”

 听到傅星渔三个字,席容瞬间皱皱眉,很无奈地说:“知道了。”说完,倒是出乎沈慕笙的意料,接过那封情书,放到自己口袋。

 “今天我们要解剖小白鼠,你不会怕吧?”学校里,敢生生解剖一只活老鼠的女生,凤麟角。

 “不会。”昨晚她已经先演练过一次了。

 怕到不会,就是会有点犯恶心。

 “哦。”席容似信非信,有点怀疑“如果到时候不想剖,跟我说吧。”这个实验做完是要交给老师的,要是她不敢,那他一个人来做。

 沈慕笙想说她想解剖的,但想想多说也没意义,一会解剖就行。

 …

 傅氏集团高层办公室。

 傅艇背靠在黑色的座椅上,听旁边助手汇报新药上市的进展情况。

 助手汇报完毕,傅艇捏捏眉心,淡淡问道:“EO那边的新药有什么动静?”他们推出的新药距离上市,时间差不多了,但席峻那边似乎一点动静都没有,甚至,连检察院那边都没动静?

 傅艇眯眸狭长的眼眸,他倒要看看,席家大检察院长,会不会徇私呢?

 助手合上汇报的iPad,说:“暂时没听说,不过,我得到一个消息,EO的席总这个周末会去马场和第一医院院长骑马。”所谓骑马,或许就是和医院谈合作。

 傅艇闻言,角一勾“你给我安排一下,这周末我也去马场。”

 助手点点头,立刻给他安排。

 助手出去,傅艇看着落地窗外的景,眼眸浅眯,沈汌女儿拿了他名片却不来找他?

 看来,我们大名鼎鼎的席总把沈家这个遗孤小美人的可以嘛!

 居然一点都不想知道关于她爸爸的事?
上章 席先生是宠凄控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