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席先生是宠凄控 下章
第21章
峻去准备巾和酒

 沈慕笙趴在沙发上,想爬起来又没力气,只能枕着胳膊,晕乎乎看着在房间走来走去的男人,她的体质一向不算很好的那种,自小受点寒,就容易感冒。

 为此她爸妈没少给她请营养师调理身体,甚至每年还去寺庙给她求神拜佛,祈祷佛祖保佑她身体健健康康。

 但体质这种事,根基在,吃再好都没什么用。

 席峻将一盆温水端过来,俯身,伸手再次探探她的额头,确认温度没有继续往上飚升,浸巾后稍挤不滴水,开始擦拭她的脸。

 温温的巾从有些发烫的脸上擦拭而过,确实能让人舒服。

 沈慕笙脑袋晕乎乎但身体还是能感觉,所以这种舒服让她不自觉从嘴巴里发出了轻微细软地呼声。

 听着就像她养的小橘猫跟人撒娇时的叫声一样。

 席峻继续给她擦,只是物理降温光擦脸是不行的,还需擦拭手臂,双腿和口。

 脸,他可以擦。

 后两样地方,他不好随便擦。

 将视线往她手臂方向看去,一只被她自己枕靠在脑袋下,一只就随意叠靠在前,两只手都很不‘安分’地放在他不能随便碰的‘忌’区。

 尤其她穿着他的T恤,松松垮垮地罩在她纤细但有致的身体上。

 隐隐把的轮廓出了某种少女成时的人‘痕迹’。

 这种‘痕迹’让峻微微敛了敛眉,当外科医生的时候,各个年龄段的患者他都接待过,诊疗时,对待患者身体他只专心在病情,不会存在什么男女有别。

 但沈慕笙不一样,起码在他眼里,她和那些患者不一样。

 所以这种不一样,让席峻有些无从下手。

 这样看了会,席峻担心她体温继续飚上去,只能轻声唤她:“沈慕笙,把手给我。”刚才临走前他忘了告诉她,洗完澡可以去里面的小睡一会,免得受凉。

 果然,他不叮嘱,她洗完澡就这么穿着T恤,光着腿,躺在沙发上,没有盖任何被子,最后受凉发烧了。

 沈慕笙这会特别想继续睡,脑袋也晕,听到他说话,先是没反应过来,直到他再说了一遍:“把手给我,好吗?”她才算听清楚,勉强抬抬眼皮,低低应了一声,很吃力地伸出一只搁在前的胳膊递给他。

 “我给你擦胳膊。”席峻很有分寸地只握住她手腕位置,将T恤的袖子捋到臂膀处,再拿巾给她从手背一路往上擦。

 这样反复耐心地擦了3遍,席峻要她拿另只手给他。

 沈慕笙头疼,那只枕靠在脑袋下的手迟迟不肯抬起来,只半蒙着眼睛,表情开始有些难受地看着他,她自己是有意识到自己在发烧,所以正是因为知道自己发烧,所以才开始不受身体本能控制地‘耍赖’。

 耍赖不肯挪位置,一挪胳膊,脑袋就疼。

 毕竟这样枕靠这脑袋,还是蛮舒服的。

 “把那只手给我,好吗?”看她不动,席峻开始哄她。

 沈慕笙也想把手给他,可是她知道自己只要稍稍一动就难受,之前在舅妈家,发烧的时候,她就是这样缩在上不敢动,一直到后来烧得浑身如火球了,实在扛不住了,才强撑起来去医院。

 现在还不到那种火烧地步,她是不愿意挪动的。

 “听话,把手给我,你这样不降温,我只能送你去医院,你想去吗?”哄不动,席峻放低声音,好声好气和她讲道理。

 她并不想去医院挂水,太麻烦,轻轻摇摇头,用喑噎的声音说:“席叔叔…我脑袋难受的。”

 “就是难受才要把手给我,等温度降下去,就会好的。”席峻抬手再次试试她额头的温度,比刚才烫了点。

 “可是我难受…”声音还是细软无力又带着含糊不清地喑噎,眼睛也因为脑袋疼,不愿意睁开,紧紧闭着。

 明明刚洗完澡那会她还好好的,就在沙发上睡了一觉,就这样了。

 沈慕笙真觉得自己体质差得可以。

 “所以才要把手给我,不然我送你去医院?”席峻极度有耐心地继续哄她。

 这种耐心,席峻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对她有多温柔。

 听到要去医院,沈慕笙嘴巴立马低唔了一声,再不愿意抬胳膊也要抬起来,她不想再麻烦他,因为今天已经麻烦他那么久,要是再让他送去医院,来来回回折腾,这样下去,以后对他的恩情要还不清了。

 席峻看她总算乖乖把胳膊给他了,神情一下放松,继续给她擦胳膊,水温不烫不冷,很适宜,从她胳膊来来回回擦过一遍,沈慕笙嘴巴里不自觉又发出了轻微细软地呼声。

 呼声很低,但混在寂静地房间内,却是有另一番的感觉。

 擦完胳膊,又继续给她擦脸,这样反反复复,一点都不嫌麻烦,倒是得晕沉沉地沈慕笙即便难受还是想爬起来跟他说一声谢谢,于是在这种想法里,沈慕笙慢慢地摇摇晃晃地撑在沙发上,但因为受力不均,半爬起来时,整个身体径直就往地板栽下去,席峻手快,及时扶住,却不想浑身开始发烫的小丫头,身体极度软趴趴,就像海绵一样东倒西歪起来,最后在这种东倒西歪里,缺乏支撑点,她的身体不偏不倚就那么软趴趴地贴靠到他口位置。
上章 席先生是宠凄控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