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席先生是宠凄控 下章
第10章
“有点事。”席峻从容淡定地将手里的杂志重新放回架子上,目光从席容身上挪到跟在他身后的人,傅星渔,傅家三小姐。

 从小就爱追着他家席容跑。

 可惜,席容一向对她就像老鼠见猫一样,避之不及。

 今天两人怎么一起来逛便利店?

 “哥,帮我打发她。”席容没瞧见已经走到收银台前在付钱的沈慕笙,冷淡着一张脸走到他哥身旁,也不避讳直接对他说道。

 傅星渔跟了他一路,他甩都甩不掉。

 怎奈她脸皮厚,他不睬她,她都跟个没事人一样继续嘻嘻哈哈跟着他。

 席峻顿时一笑“人是你带过来的,我怎么打发?”傅家人与他有不良竞争关系,不过他不是那种公私不分之人,会排斥傅家无辜之人。

 大哥不帮忙,席容头疼,有些烦躁地把手到运动兜,说:“那算了,我去买点东西。”

 席峻‘嗯’一声,想起来他最近筹备出国的事,便问:“去美国的学校都申请好了?”

 席容点头,余光瞥瞥正转着自己头发的人,有点待不住这了“哥,我还是先回家了。”

 “不是要买东西吗?”

 “突然不想买了。”本来进便利店就是为了甩掉傅星渔,结果一样甩不掉,他莫名烦躁,把手从运动口袋拿出来,目光往店内无意识扫过一圈,终于看到了已经结完账,拎着一个塑料袋的女孩。

 沈慕笙?

 席容认识沈慕笙,确切地说,沈家没落败前在名圈也算出名。

 自然就认识她。

 何况他们还是同一个学校。

 只是不是一个班级。

 不过他和她平时没过多的集,就最近她参加学校组织的课外拓展项目,恰好和他一组,算是有了集。

 当然,他并不知道他大哥和沈慕笙的关系。

 更不知道,他大哥‘收养’了她。

 这样看了两秒想起来周一项目要做实验,便走过去和她说一声,让她空准备一下。

 席容和沈慕笙似‘人’般地谈周一的实验项目。

 让站在他们身后的两个人都微微诧异了。

 诧异是席容的个性从小就比较冷,不怎么和女孩子多搭讪。

 今天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主动‘搭讪’?

 席峻下意识就眯了下眸。

 而一旁的傅星渔也认识沈慕笙,直接就走过去,眨巴眨巴涂得很厚重的睫,用一种‘宣誓主权’般地口吻说:“席容,你不是要买东西啊?不买了吗?干嘛和沈姐姐聊天?”

 傅星渔的声音相比沈慕笙的软软,她的音非常的甜,听着就像风铃吹动,特别悦耳,但不知道她哪筋搭错了,最近搞上了非主

 正常的公主风不走,就喜欢夸张的二子一样的打扮。

 大概在她16岁的审美观里,这种夸张的打扮才能吸引席容。

 但在席容眼里,却是‘惨不忍睹’。

 “你先回去吧。”席容等会并不想和她一起走。

 “你不送我吗?我一个人回去怕。”傅星渔继续卖嗲,还冲沈慕笙‘笑’,笑得特别让沈慕笙‘不好意思’继续和席容谈实验的事,于是,她只能特别识趣地说:“席容,实验我会准备好的,你们聊,我先走。”

 席容:…

 “沈慕笙,你现在住哪?我送你。”

 万年高冷小王子席容一开口,立马令他大哥席峻再度‘诧异’了。

 但也就诧异一会会,依旧站在原地看他‘表演’。

 沈慕笙倒没想到跟她不怎么‘’就最近因为参加实验项目而有交流的人,居然要送她?当然她是不可能让他送的,因为她就这便利店楼上的公寓。

 还有,席容和席峻的关系。

 她也不可能让别人知道她现在住在他的公寓,给他添加不必要的麻烦。

 揪揪手里的白色塑料袋,笑了笑对席容说:“谢谢,我就住这附近,不用送的,那我先走了。”说罢,沈慕笙就往席峻那边看去,见他也在看着自己。

 莫名有点发慌。

 她都把席叔叔晾在那边好一会了。

 从便利店出来,沈慕笙本想直接回公寓,想想席叔叔还在店里,她都没和他打一声招呼,显得很不礼貌,便绕到店的一侧有个落地大灯箱处,先等着,等他出来后打个招呼再回公寓?

 店内,席峻从玻璃窗处往外看,看见躲在灯箱后的人,角顿时浅浅笑了下,转过脸,对席容说:“你送一下傅小姐,她一个人回家不安全。”

 席容顿时:…

 他哥这是故意的吗?

 席峻从便利店出来,慢慢往灯箱处走去,等到了,对靠在里面被一片阴影覆盖住的人说:“时间也不早了,外面冷,早点上楼休息。”

 沈慕笙乖巧‘嗯’一声,想起来刚刚席容要送她,虽然知道席叔叔可能不会放在心上,她还是想解释一下“席叔叔…我和席容最近在一个实验组,但是交流得不是很多…”

 席峻笑了下,没多说什么。

 但莫名觉得小丫这样给他解释可爱。

 回身要走时,沈慕笙看着他高大的身形,突然地就鼓起勇气说:“席叔叔,等我工作后,我会回报您的帮助。”这是这段时间她一直想跟他说的话。

 爸爸在世的时候,就经常跟她说‘滴水之恩要当涌泉相报’。

 别人馈赠时不要觉得理所当然。

 否则,以后会被人看不起。

 小丫头声音不大,但裹挟在四周的风里,却是特别坚定。

 席峻不由看向她,眼底霎时就掠过一抹异样神色。

 …

 回公寓时,席峻没有送她上楼,沈慕笙也不想他再跑一次,反正有电梯直达,很方便的。

 开门,在玄关换了拖鞋,办完事过来的阿姨听到动静立马从里面跑过来,说:“沈小姐,你刚刚出去了?”

 “嗯,出去买了点东西。”沈慕笙把立马的软糖拿出来,放到客厅茶几的玻璃器皿内“阿姨你家的事都办好了?”

 阿姨点点头“办好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一会会就好的。

 沈慕笙摆好那些软糖,从里面捡起两粒,一粒给阿姨,一粒给自己,阿姨先是客气地不要,拗不过沈慕笙热情给她,阿姨就接过来,吃了起来。

 软糖甜,阿姨嚼了几下,心情也随着这糖的甜度慢慢热情起来,眼里带笑看向依旧蹲在玻璃茶几旁看图纸的女孩,这段时间她应聘过来照顾她的生活起居。

 跟她从不到熟悉。

 才发现这女孩性格特别好,不娇惯,不蛮横,还特别懂事,就是有点她不是很理解,聘用的她的男人看着和小姑娘并不像亲属关系,有了这个‘疑惑’,加上今晚吃了颗甜甜的糖,阿姨逾距地问了个不该问的问题:“沈小姐,席先生对你真的好。”

 如果他们两人是亲属,他每次来和她聊天什么的都保持一定距离,没有那种亲属之间正常的‘亲密’感。

 反而给人感觉两人特别客套。

 当然她也往‘不好’的方法瞎猜过,比如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或许是聘用她的雇主的‘小女朋友’?但又不像,如果是‘小女友’,雇主一次都没在这留宿过。

 就算白天过来,在她眼皮底下,两人都是很客气的聊聊天之类,没做什么?

 所以阿姨就困惑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沈慕笙不知道阿姨心底的‘困惑’,依然盯着图纸上的方程式,没什么心眼地说:“他是好的人。”

 阿姨笑笑,席先生确实好呀“对了,沈小姐你和席先生是亲戚?我看他就是很少过来这里。”

 阿姨这个问题问得有点‘突然’,沈慕笙愣了下,但很快就说:“嗯…我们算是亲戚。”说亲戚总比说朋友女儿好。

 这样阿姨就不会‘误会’,传出来影响他名声。

 “哦。”果然还真是亲戚,阿姨不再多猜测“我去收拾收拾厨房。”

 沈慕笙点头,准备继续看图纸,手机突然响了下,拿出来一看,是陈果儿发来的微信:【慕笙,你最近是不是傍大款了?】

 沈慕笙没看懂她这个信息的意思,回复道:【什么意思?】

 陈果儿:【你看喏,这车该不会是你喜欢的人的?豪!】下面配图一张她站在学校校门外人行道上的照片,而她前面是一辆黑色的奔驰商务车。

 照片上她的手正在拉这个奔驰车的车门。

 难怪陈果儿说她‘傍大款’,常青藤的学生基本都知道她底细,家里破产,不可能再有钱坐什么奔驰车。
上章 席先生是宠凄控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