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席先生是宠凄控 下章
第3章
“席总,沈同学是你亲戚?”听到沈慕笙叫在城内大名鼎鼎的席总‘叔叔’,教导主任以为他们是亲戚。

 席峻笑笑,没否认。

 教导主任立刻意识到刚才斥责沈慕笙的态度有点差,马上180°转弯,着笑脸对沈慕笙说:“沈同学,下次走路不要那么急。”

 沈慕笙吃不消一贯凶巴巴的教导主任此刻像只狗子一般对她谄媚,连忙‘哦’了声,点点头。

 席峻侧过脸对身旁的副校长说了两句,副校长便和教导主任先去校长办公室等他。

 现在学校两尊大佛走了,沈慕笙看着眼前英俊的男人,有点怯了,抿着嘴巴,一眨不眨地看着他,过了会才翁着跟蚊子一样的嗓音,问他:“席叔叔,你怎么来我们学校了?”

 “有点事。”

 “哦。”因为紧张,沈慕笙不知道该讲什么?

 话题就这么戛然而止。

 直到,穿着熨烫笔直又整洁衬衫的男人,突然弯,双手撑在膝盖上,与她平视,嗓音如泉水潺潺般清澈说:“现在过得好吗?”他个子很高,大概189左右,在163的沈慕笙面前,只有这样才能不让她觉得生分。

 但这样的近距离,近到沈慕笙能清晰看到他黑色的瞳孔里那抹倒影,沈慕笙的心脏又开始狂跳了,她果然‘少女怀’,眨眨眼睛,细细回道:“还好的。”

 “是吗?”席峻看她开始慢慢泛红的脸蛋,倒没有与昨晚被他在墙上质问而涨红脸的女孩重叠在一起,只是很优雅地从自己口袋拿出一张名片递到她面前“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打电话给我。”

 沈慕笙看着递来的这张镶银边的名片,愣了下,但随后很快就伸手接过“嗯。”席峻直起身体,说:“我先走了。”他还有事和校长聊。

 “席叔叔再见。”沈慕笙点点头,捏紧手里的名片,目送他高的背影慢慢走远,脸上的红已经蔓延到耳边。

 还有点烫。

 沈慕笙赶紧摸摸自己的脸,下次不能再脸红了。

 不然多难堪?

 “哎呀,刚刚那个人是谁?好帅的,和大明星一样。”陈果儿追上来,一把重重拍在沈慕笙肩膀,沈慕笙瞥她一眼,说:“认识的叔叔。”

 “哦,叔叔啊,你叔叔好年轻还那么帅,有女朋友吗?”陈果儿花痴犯了,啧啧赞叹起来,赞叹完,才发现沈慕笙脸蛋红得不像话,立刻就惊呼:“你脸咋这么红?发烧了吗?”

 “没有的…早读要迟到了…我们快走吧。”沈慕笙可不想被她知道,她的那点小秘密,拉起她的手,催她进教室。

 “哦…”…

 教师楼,校长办公室。

 谈完正事的几个人,陆陆续续离开校长办公室,现在独留下席峻和校长两人坐在沙发上。

 校长给他的茶杯续上热茶,笑呵呵与他聊家常:“席峻你是我们学校培养出来的为数不多的医学精英,看到你年纪轻轻在医学领域有自己的建树,我很欣慰。”顿了顿,继续说:“也谢谢你能想到母校,为我们捐赠教学楼。”私立高中不差钱,但要想扩大跟上级审批物资款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回报母校应该的。”席峻端起茶杯,浅浅喝了口,想起来刚才碰上的少女,2年多不见,当时还是细细小小缩在他医生宿舍被窝里跟谁都不愿说话,整天只会哭的小姑娘如今蜕变了不少。

 席峻想,时间过得也快。

 一眨眼就过了2年多。

 也不知她现在过得如何?

 席峻微微蹙蹙眉,放下茶杯,终究还是想知道她的一些情况,便问向校长:“陈校长,我想问问高三(2)班沈慕笙的一些情况。”

 “沈慕笙啊?这个学生成绩非常好,和你当年一样年级第一。”席峻一提,校长想都没想就滔滔而谈起来。

 学习拔尖的学生,谁都会记得。

 “她现在家庭情况怎么样?困难吗?”沈慕笙爸爸之前和他父亲在官场有情,虽不是那种生死之情,但在困难时曾帮过他父亲,后来,沈家落寞破产,沈汌不堪追债重负,选择和自己夫人一起自杀面对。

 他刚进医院实习,碰上她,念在父亲故人的份上,救济过她。

 但她在他那边待了半年,很快就被人接走了。

 这件事就搁置了。

 陈校长叹口气,说:“家里出了那档子的事,肯定困难,好像她现在住在舅舅家,生活上肯定不能和以前风光的时候比,但总算有亲人愿意接济,我想再困难他们也不会亏待了自己的亲外甥女吧?”陈校长认识沈慕笙父亲,能进常青藤的,没点家底是不可能的。

 当然,做生意都有风险。

 一不小心就容易家破人亡。

 至于沈慕笙的舅舅,听说沈家风光时没少接济他们,只是这个舅舅不上进,接济了等于无底,所以一直混在底层。

 “哦…对了,我们念在她学习成绩好,给她减免了这两年所有费用,只要她好好高考,给我们学校争光就行。”哪怕是私立,这高考升学率好坏,也是家长选择的标准之一,陈校长继续说道:“说来也巧,她今年初上报的初填高考志愿,就是你当年考的医学院。”

 席峻听着,角下意识就笑了笑,节骨分明的修长手指在真皮沙发上有节奏地点了点,没多说什么。

 小丫头真有胆量学医吗?

 他记得她连见血都会怕的?

 他真想不出她拿手术刀站在手术台前的样子会是怎样的?

 傍晚时分,沈慕笙还没从今天第二次碰上席峻的‘悸动’中过气来,舅妈给她发来信息,她又帮她找了一份兼职。

 晚上去给一家大排档洗碗。

 沈慕笙想也没想就回了过去:【好。】

 现在的她还真没能力反抗舅妈。

 …

 大排档也在梵路街,沈慕笙一放学就骑车去舅妈安排的那个地址。

 去得早,大排档还没真正开市,只有老板和几个店员在摆烧烤的各类菜品,沈慕笙自报家门,老板看了看她穿得干干净净又体面的校服裙,又看看她那张未擦一点粉脂的漂亮脸,眉头立马皱起,这样的小女孩来他店里洗碗?

 怎么都有些说不上来的‘奇怪’。

 “小姑娘会洗碗?”老板咬咬嘴里的烟蒂,半眯着问她。

 “会。”

 老板顿了顿,心里寻思起来,看着细皮,一点都不像干活的。

 别是被人着来做事?

 这又不是没有的。

 就最近街上出现好些个缺胳膊断腿的儿童乞丐来讨钱,都属于被人控制的娃娃团。

 “还在念书吧?”

 “在的。”

 “怎么想兼职?”

 “想赚零花钱。”她不可能说住亲戚家还要房租,不得不出来兼职。

 “哦…懂事…那你先去后面厨房试着洗洗看。”

 “好。”

 沈慕笙跟着店里的服务员去后面厨房洗碗,前台正玩着电脑游戏的老板儿子立马就跑到自己老板身后一边摸摸自己圆鼓鼓的小肚腩,兮兮地说:“爸,你从哪招的学生妹啊?真漂亮。”

 “去,去,干活去,想什么呢?人家还是孩子,别给老子动什么歪脑筋。”老板出来做生意久,知道什么能碰什么不能碰。

 这小姑娘还在念高中,要不是人介绍,说刚18,不算未成年,他还真不敢收。

 怕被人举报。

 老板儿子顿时就嗤了一声:“笑死个人,还孩子,你没看她口别的校牌吗?都高三了,成年了。”

 老板扬扬手掌作势要打自己的儿子“臭小子,再成年也是高中生,你给老子滚一边去,要是被老子发现你对人家小姑娘动歪心思,看我还给不给你零花钱?”

 零花钱可是命子,没了怎么泡妞?老板儿子立马兮兮一笑:“唉唉,我就说说的,学生妹谁敢碰啊,我继续去前台帮您收账。”

 老板顿时就横一眼自己儿子,自己生得这个没出息的崽子,再怎么嫌弃也没辙。

 厨房后台的水池泡了一叠的餐盘。

 带她进来的服务员从旁边架子上取下一副红色的塑胶手套,给她“戴这个洗,手不会伤。”

 “谢谢,姐姐。”沈慕笙接过,快速套到自己手上。

 手套有点大,但还可以。

 “你先洗着,洗完放那边银色的消毒柜,消毒,知道了吗?一会有什么事跟我们大厨讲,还有等会客人多,你得洗快点,不然盘子会不够。”服务员小姐姐说完,就出去了。

 沈慕笙拧开水龙头,往水池内倒了洗洁,等白色的泡沫窜出来,开始埋头洗起碗来。

 大排档老板终究有些不放心这么小的小姑娘来洗碗,在前头待了会,就踱着步子往后厨走,等掀开挂在后厨的那片厚布,看见有些糟糟的后厨洗碗池边,小姑娘半弯着很认真地拿抹布一只只擦洗盘子。

 动作虽不是很娴熟,看着也不像不会干活的样子。

 老板在厚布边看了会,这才放心-,继续回前面接待顾客。

 谁知,老板前脚刚走不多久,一直惦记漂亮学生妹的老板儿子在前台处坐不住了,喝了两口前台上的雪碧,咂咂嘴吧,趁着他家老头子去门外摆放烧烤支架时,偷偷溜到后厨。

 轻手轻脚走过去,气说:“妹妹,别洗了,跟哥哥出去吃饭看电影怎么样?”

 沈慕笙摇摇头拒绝。

 老板儿子继续调戏:“有微信吗?跟哥哥加一个?”

 沈慕笙再次摇摇头拒绝。

 老板儿子摸摸自己下巴,开始物质惑:“这样,你晚上跟我吃饭,我给你买最新款的苹果XSMac?要不要?”最新款的苹果XSMac怎么都要上万。

 尤其现在的学生妹都拜金的。

 送一部苹果手机可以上了。

 “我不要。”还是拒绝,但声音是本能地软绵绵,让老板儿子听到心坎,一股酥劲冲上来,得他心,躁得慌,这学生妹人漂亮,声音也绵绵。

 他很喜欢。

 不过,他没工夫在这里磨蹭太久,一会大厨进来,老头子就会知道,现在软得不行那就来硬得,老板儿子磨磨手掌,趁着沈慕笙没防备,从她背后一把抱住,拱起嘴巴,要去亲她“妹妹,跟了哥哥吧?哥哥可以让你吃香喝辣的。”

 沈慕笙兼职那么久,第一次遇到这种直接来的,吓到了,失声叫了起来,叫得时候急急想挣脱他,手里的两个盘子不慎从水池边掉下来,‘咣当’两声发生巨大的碎裂声。
上章 席先生是宠凄控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