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席先生是宠凄控 下章
第2章
这场2年后的再遇,很不美好。

 从包间跑开,有记者追着,沈慕笙怕他们拍她,挡着脸快步闪进休息室换衣服,换完给陈果儿发了条短信,就避开记者先去外面等她。

 茶厅外的街道,霓虹闪烁,车灯如火。

 沈慕笙随地坐在一处雕塑球上,看看身后没人跟着,这才松一口气,随后托着下巴看向眼前来来往往的车水马龙,刚才在包间的一幕,现在想想还是让她耳尖不自主冒红,其实这两年她有关注过他的新闻,弃医从商,没两年就一跃成为商界翘楚。

 还经常做慈善,捐赠福利院之类。

 名声在商界很好。

 所以…希望今晚那些记者不要写,这样坐在出神了好一会,沈慕笙才敛回心事,想起陈果儿,回头看向茶厅,陈果儿还没出来,时间也不早了,她担心她会不会遇到她今晚遇到的事,陈果儿和她不一样,想到这,沈慕笙赶紧起来,拿手机给陈果儿打电话,电话很快接通,陈果儿没事,而且不一会,陈果儿就从里面笑哈哈的走了出来,霹雳巴拉跟她分享她服务的那个包间客人,客人有男有女,没咸猪手事件更没什么不好的事发生,她还和他们聊得很开心。

 沈慕笙不敢跟她分享她的‘失败服务’经历,糊了几句,把话题岔开。

 至于,兼职工资500元,沈慕笙别指望拿到了,而且,今晚钱没拿到手,舅妈会不会‘掐’死她?想到这,沈慕笙后背就凉了一截。

 离她们不远的马路上,停着一辆黑色的奔驰商务车。

 坐在车内的席峻面色难忍,不停地给自己喝冰水压制药的发作,坐在前面的助理则一脸担心地说:“席总,要不我送您去医院?”

 “没事,我自己就是医生。”他太了解这种-药的作用,去医院和自己想办法解决没什么区别“今晚的那些记者,你安排人处理一下。”再过几个月,就是他们公司研制的新型抗癌药上市时间,他并不想因为被人摆一道七八糟的事来捣乱新药的上市。

 “席总您放心,我会处理,那我送您回家?”

 “嗯。”席峻将喝空的水瓶放到旁边,抬手按住自己太阳两侧,不停地按,按了痛觉袭来,他才觉得好受些,放下手,闭目靠着。

 傅家想和他合作医疗项目,被他回绝,就给他来这么一出,想坏他的名声,他倒是小瞧了傅家的人。

 靠了一会,脑中慢慢浮出今晚昏暗包间内那张有些模糊又略显慌张的脸,总觉得很眼,席峻想了想,因为脑袋依旧浑浑噩噩的,还是想不起来。

 索不再去想。

 …

 沈慕笙回到家,差不多九点。

 把自行车停到小院子里,从车篮拿出书包,进屋。

 屋内静悄悄又黑漆漆,只有二楼朝南房间还有播放电视的声音,那是舅舅舅妈的房间,自从家里出事,没地方住,舅舅碍于社会舆论收留她。

 但也只是收留。

 吃穿用度,她得用兼职的钱换。

 所以,沈慕笙很想快点长大,这样可以独立,赚钱养活自己。

 不需要看舅妈脸色吃饭。

 掉鞋子,光着脚往底楼靠西的一间房间走去,开门,关门,再开灯,不发出一点声音,怕惊动舅妈骂人。

 结果,怕什么来什么,穿着睡衣的张柔美敲门进来了。

 “舅妈。”沈慕笙看她一脸的怒,有点慌。

 张柔美并不愿意多瞧她,直接明知故问:“今晚做得怎么样?”

 “今天出了点事,钱没拿到。”沈慕笙小心翼翼回答:“那个客人突然离开了,然后主管没给我钱。”

 张柔美鼻子里哼一声,眼里有点要火“没出息。”骂完一句,她也不多骂,今晚发生的事,她知道,而且她已经收了对方给的一笔钱。

 这笔钱不菲,就当买了沈慕笙的初夜。

 只是没想到事情搞砸,张柔美担心对方会把这笔钱收回去,不过,就算收回去,今晚沈慕笙还是‘完璧归赵’之身,下次可以卖个更高的价钱,张柔美瞟了瞟沈慕笙,哼唧一声就出去了。

 沈慕笙不知道她舅妈打得什么主意,长呼一口气,庆幸好险,她没骂她太过分。

 回身躺倒在上,沈慕笙睁着眼睛,看着屋子上方晃动的橘小灯泡。

 光影具叠,她又回到了16岁那年,家破人亡。

 从天堂坠入地狱,从来都是被保护的不曾受过一点点打击的小公主,灰头土脸地着眼泪呆呆坐在停尸房冰冷的地板上,看着盖着白布的两具尸体,握着的刀片在抖。

 后来,当刀片要割开手腕皮肤时,一双手出现在她面前,刀片没割到她自己,却划伤了他的手背,他拉下戴在脸上的白色口罩,对她说:“别哭,他们不希望你做傻事。”

 她不听,精神崩溃又脆弱,依旧哭着对他说:“席叔叔…我没有家了…就剩下我一个人…我想去找他们…”

 “你不会一个人,先跟我回去好吗?”后来,怕她出事想不开,他将她带回了医院宿舍楼,他上班的时候能及时照应到她。

 那些日子,她不知道自己熬过来的,封闭、不愿讲话、只会哭。

 见谁都不说话,包括他。

 而且每时每刻都想死。

 那段灰色的日子,唯有他一直陪着她,照顾她。

 她想如果当时没有他陪她,或许她早选择自杀结束生命。

 所以…这辈子忘了谁,都不会忘了他。

 第二天一早,从房间出来吃早饭前,沈慕笙特意翻了手机上的新闻,没有昨晚拍她的照片,也没有写什么,沈慕笙这才放心。

 客厅餐桌前翻着报纸的舅舅张离抬眸看了眼慕笙,想起来她也快要高考了:“笙笙,高考志愿准备选什么学校?”自打慕笙搬来,碍于自己老婆的威严,他不敢多管她。

 这会,老婆还在睡觉,他想问问这丫头的志愿。

 “江科技的医学院。”沈慕笙握着牛杯,回道。

 学校就在本市,重点一本,是他曾经念过的,而且这个学校有高额的助学金,她可以申请。

 赵离忽地就笑了一声:“笙笙,不是舅舅打击你,你自小生活优渥,见不得一点血,真要去念什么医学院,那你可是每天都得面对各种臭烘烘尸体和血块,你敢吗?”慕笙家没出事前,算是豪门里长大的小公主。

 什么血啊,脏东西啊,她哪碰过?

 另外,就她这软绵绵的子,见到血模糊的病人,不要吓晕?

 “我可以慢慢适应的。”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

 何况,她不当公主已经2年了。

 赵离继续:“笙笙,这念医学院要花很多钱的…其实你也成年了,念不念大学没事的。”言下之意,上大学的钱,他们不会出。

 沈慕笙自然知道舅舅和舅妈给不出学费,摸着倒了半杯的牛,说:“我会争取拿助学金或者贷款。”

 赵离淡淡‘哦’了声,并没当回事,助学金和贷款也不是那么好拿的,何况五年大学的生活费呢?他的钱都在老婆那边,肯定给不了她的,到时候她吃什么?用什么?“那个…慕笙啊…等你考上了再说。”

 “嗯。”看慕笙这么上进,赵离又没本事帮自己亲侄女,烦躁地看向坐在另一侧,正一边打游戏一边嚼着鸡蛋糕的自己女儿,忽地心里那股子心神不定冒出来需要发,‘啪’一声,将手里的报纸重重拍在桌上,蹬鼻子就开骂:“打打打,整天就知道打你那个破游戏,你看看笙笙,人家成绩多好,你呢?就你这破烂成绩,我看你能考上什么?”

 赵椰最烦的就是老爸拿她和慕笙比,她本就受够在同一所学校经常因为她是沈慕笙亲表姐,而被同学拿来比较和嘲,就像笑话明明一家人,一个是天才一个却是笨蛋。

 学校,那么多同学的嘴巴她管不住,只能随她们嘲笑。

 到家了还要比,烦不烦呢?

 沈慕笙出身就是有钱人,从小就受顶级教育,琴棋书画都会,哪怕家里破产,这些技能又不会消失,她能比吗?

 于是扯开嗓子朝楼上喊:“妈,你快下来,爸爸又拿沈慕笙我,还骂我!”赵离的克星是张柔美。

 赵椰一喊一个准。

 果然,几秒功夫,还穿着睡衣,顶着一头糟糟泡面卷发的张柔美,叉着,骂骂咧咧从楼梯上下来“赵离你个孙,凭什么骂我女儿,学习成绩差怎么啦?有钱能使鬼推磨,就算考不上大学,我们买个不就行了吗?非得跟她比有意思?她成绩好了不起?现在还不得蹭我们的吃喝?我看她考上大学,谁给钱,到时候别着脸问我借,我一分钱也不会借的。”

 “舅舅,我去上学了。”为了避免矛盾升级,沈慕笙不想多留,抓起书包就往走。

 张柔美瞧见,立刻嗤一声,指着沈慕笙的背影继续骂:“聪明了不起?有本事靠着你那点聪明去赚钱啊?还有,我告诉你赵离,下次再拿我女儿比较,就让她给我滚出去!”

 张柔美开骂,没人敢怼。

 这个家,她做主。

 赵离也得忍。

 …

 到学校,沈慕笙刚把自行车放到停车棚,陈果儿就蹦跳着挡在她面前,脸上漾着晨光般的笑容,说:“昨晚真好玩,有机会我还要去。”

 “哪好玩?”一次两次或许好玩,她都做了2年。

 还因此连晚自习都不能来上。

 陈果儿伸手搂住她,和她并肩往教室走“哎呀,我没干过呀,就觉得好玩,对了,周末放假和我一起去玩。”陈果儿说完贼贼地‘嘿嘿’笑“徐意也去。”

 听到徐意,沈慕笙直接拒绝:“不要了,我得在家复习。”

 “哎呀复什么习呀,我跟你说,你要和他交往,他可以带你一起出国念,根本不需要留在这里。”陈果儿是真的好心,能念常青藤的学生,基本都是非富即贵,念完高中直接出国。

 她自己也会出国。

 所以,她希望沈慕笙和她一起去国外,只是沈慕笙家落魄了,出国是不可能的。

 但好在‘土财主’徐意看上她呀,愿意带她一起出国念,多好的机会?

 “我真不要。”

 “别这样,他很喜欢你,给个机会?”陈果儿着她“给个吧?他人真的不错的…我保证…”

 沈慕笙被她得头疼,主要她对徐意没意思,连忙糊道:“我有喜欢的人。”

 “挖槽,谁啊?我们学校的吗?”陈果儿惊得下巴要掉了,和沈慕笙做了三年同学,她都乖乖的不和男生往来,还真不知道她居然有喜欢的人。

 “不是,不是,你不认识。”沈慕笙怕被她挖底,甩甩陈果儿的胳膊,抱着书包往教学楼跑去。

 大概真怕被陈果儿追问,跑的有点急,也没在意前头的人,等‘砰’一声,为时已晚,她撞上一堵软踏踏的肥肚,沈慕笙慌慌抬头,就看到板着一张黑脸的孙教导主任,正怒视她的‘莽撞’冲她严声呵道:“懂不懂规矩?班主任叫你们在学校里这样跑来跑去?”

 “对不起,孙老师…”沈慕笙被训,抱着书包赶紧弹开距离,跟教导主任道歉,道了一半,才发现教导主任身旁站着两个人,一个是学校的副校长,一个是…他?

 沈慕笙心一惊,就像做错事的人被抓着小辫子一般睁大眼睛,呆呆又窘迫地盯着他。

 心里如被踏了几千斤的马蹄,为什么每次都是这么糟糕的时候遇上他?

 就不能正常一次吗?

 沈慕笙想跑。

 席峻也在看她,脸上表情看起来似乎根本不记得昨晚见过她?低眸扫向她别在校服上的铭牌‘高三文科(2)班沈慕笙’时,眼神慢慢有些变化,过了几秒,角突然浅浅带起一个温暖的弧度,先开口:“沈慕笙,还记得我吗?”

 沈慕笙当然记得,只是一想到昨晚的事,她就有点窘和尴尬,但也幸好,他看着应该没认出昨晚是她,不然肯定会说她了。

 深呼吸一口,咬咬,过了好一会,想想反正也躲不了,点点头,然后软软细细地开口叫他:“席叔叔。”
上章 席先生是宠凄控 下章